主页 > 诗歌 > >鹊巢

鹊巢

2017-12-14 17:40  作者:漂泊   诗歌

文:漂泊
 
  深秋的风早已吹落了满树的繁华,几排高大的杨树光秃秃的静默在初冬的天穹下,线条清晰,寂寥无语。远望去,一个鹊巢像一团黑色的麻线卡在一棵树高高的枝头上。冬日的暖阳洒向疏朗的乡村,洒满安静的校园,也明晃晃的洒在枝头的鹊巢上,望着阳光里的鹊巢,我心中涌起一股浓浓的暖意。
 
  喜鹊是喜欢与人亲近的鸟儿,喜欢把巢筑在民宅旁的大树上。传说贞观时期有个叫黎景逸的人,家门前的树上就有个鹊巢,他常喂食巢里的鹊儿,时间长了,人鸟有了感情。后来黎景逸被冤枉入狱,在他痛苦无助时, 突然一天他喂食的那只喜鹊停在狱窗前欢叫不停。他猜想可能是个好兆头。果然,三天后他被无罪释放。是那只喜鹊变成人,假传了圣旨救了他。
 
  这是个喜鹊救人又报喜的民间传说,俗套但不失美好。喜鹊在传说中有着许多美好的品质。小学时学寒号鸟的故事,就知道喜鹊是勤奋的鸟。每天晒着太阳睡懒觉的寒号鸟,不听喜鹊的劝告,把筑巢一天天往后退,到头来冻死在寒风呼啸,大纷飞的夜里。看来喜鹊不仅勤奋,更有着居安思危,未绸缪的意识。
 
  喜鹊在牛郎织女的故事中更是成了美好的化身。当肝肠寸断的织女和挑儿女的牛郎,在天河的两岸遥望哭泣时是好心肠的喜鹊飞向天河,搭起一座鹊桥,牛郎织女得以在鹊桥上相会。人生的悲欢离合总是太多,而大喜莫如姻缘,莫如金风玉露一相逢。鹊桥,鹊桥,也成了男女间良缘媒介的代称。
 
  许是喜鹊的这些美好品质让人们对它喜爱有加,视为吉祥鸟。在国画中,更有画鹊兆喜的掌故:如两只鹊儿面对面叫“喜相逢”;双鹊中加一枚古钱叫“喜在眼前”;一只獾和一只鹊在树上树下对望叫“欢天喜地”。人们最喜爱的,则是鹊登梅枝报喜图,又叫“喜上眉梢”。其实,有喜即是福,人生之福莫过于喜事多多。
 
  我对喜鹊的认识只停留在传说和书画里。所以,每次经鹊巢,都希望能看到那对儿漂亮的喜鹊。可是,那对喜鹊好像是来去无踪影的神鸟,几天不见其身。每次抬头望去,天空都幽蓝深邃,偶有冷风在树梢上流淌,鹊巢在风中摇摆着。心中不禁有些怅然。倒是成群的麻雀,呼啦啦的从操场上飞起,又密密麻麻落在低矮的花木的枝条上。它们伸缩着枣儿般脑袋,黑黝黝的小眼睛警惕的看着你,活泼又生动的样子也给寂寥的冬天带来了温暖的气息。
 
  几天后的一个午后,我慵懒的坐在办公室里,倦怠的目光瞟向窗外,窗外是一片黄金槐,和几棵枝干斜逸的果树,均已褪去一身华衣,骨感十足,一如这冬天一样简约朴素。瞬间,我被石榴树枝丫上的一只鸟吸引了,细看之,黑白相间的外衣,泛着蓝绿色的光泽。心头一喜,那不是喜鹊吗?和我之间只有数米的距离,只是隔着明亮的玻璃窗。曾经众里寻他千百度,如今却抬头见喜了!我沉浸在喜悦中还没回过神来,那只喜鹊扑棱着翅膀飞走了。我的目光追随着远去的黑影久久没有回来。
 
  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各色各样的鸟成群结队的在房前屋后的树上翻飞跳跃,欢快的鸣唱着,从清晨到黄昏,从初到寒冬。那时候时光慢啊,岁月也慢!安静的乡村因鸟们的鸣唱而充溢着喜悦和静谧。如今,总感到春未至,秋已尽,奔波与忙碌,喧嚣与浮躁成了生活的常态,一年的日子转眼间就如满树的叶子般飘落殆尽,不可挽留。
 
  巢是鸟儿的家,是鸟儿温暖的港湾。能和喜鹊一样守着家园过一份简单而快乐的生活,能静下心来去聆听一下鸟鸣,亲近一下自然,也是生活的一种态度。其实,心沉静下来,眼睛也就明亮了,世界也就多彩了,时光也就慢了。

鹊巢
http://www.suibiyiji.com/shige/14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