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那年为“异客”

那年为“异客”

2017-10-09 11:25  作者:吴晨歌   生活随笔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是少时课堂上学习和吟咏的名句。当时,即使在老师情境氛围的引导下,我也无法深入理解其中的意境。直到大学的第一个中秋节,我才真正对“倍思亲”有了深刻的体会。
 
  我的大学时光是在新疆乌鲁木齐度过的。对于未曾出过远门的我来说,乌鲁木齐就像天边的一个梦——那里的天蓝蓝的,天上的云懒懒的,云下的树绿绿的,树中的鸟叫喳喳,空气里散发着水果的清香。不过,真到了这里,远离了亲人,那份孤独寂寞就像千里戈壁上带砂石的风一样,很快吹散了我的梦。试想,诗人王维身处长安,距离他家乡蒲州也不过一二百公里。而我的故乡洛阳,距离乌鲁木齐竟有两三千公里之遥。我西出阳关,只身一人从中原大地来到遥远神秘的祖国边陲,才是真正的“独在异乡为异客”呀!
 
  虽然当地的同学们待我十分友善,可是,初来乍到,仍觉得他乡无处为家。清晨,我站在操场上,望着东边那来自家乡的朝阳;傍晚,我立于窗前,想象着家乡烂漫的晚霞。吃饭时,心中会想念家乡的浆面条、羊肉汤、肉夹馍、胡辣汤;睡梦中,脑海里会浮现黄河的浪花、老城的街道和王城公园的牡丹……
 
  中秋节的晚上,家居本地的同学大都回家团圆了,孤零零的我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里,毫无头绪地翻看着报纸。当时,“中秋节”那硕大的字样总是出现在眼前,惹得我心烦意乱。走出大楼,望着天空那一轮皎洁的圆月,我不由想起“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妈妈打来的。她告诉我,今天过节,家人聚在一起都十分想念我。我提起精神,在电话中一一向大家问好。当听筒里传来叔叔家三岁多的小弟用稚嫩的童音唱起的儿歌时,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任由眼泪决堤般落下。
 
  是啊,中秋节是家人围坐一起话团圆的日子。虽然我身处异地,但内心始终眷恋着洛阳的一草一木、一景一情,那浓浓的思念,或许就是“倍思亲”的滋味吧。
 
  时光悠悠,岁月绵长。就是这样,自己在思念中有了成长,在思念中变得坚强。

那年为“异客”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