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乌镇,是风不是梦

乌镇,是风不是梦

2017-10-12 02:55  作者:谢梦思   生活随笔

        若回想起来,那只是一场晚风。
 
        徜徉在乌镇的墨色光影中,时光仿佛不曾走,只是一阵阵软软的江南晚风吹来。北方的风,清冽、躁动,是驰骋的马背上一跃而过的快意恩仇;江南的风则清润、温和,叙说秘密再合适不过。我倚着黄昏,坐在蓝青色石拱桥上,望着天空一点点暗下去,直至与青黛远山交融在一起。以为世界要这样沉下去,忽然,啪一声,溢彩的灯火齐齐亮了起来,仿佛是柔和的梦境,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向来不怎么记路,在旅途中更爱凭直觉行走。还好乌镇的每一条路都是风景,每一朵花都有名字,每一杯咖啡都氤氲着特别的香气,容我随意游玩。在左家店拎一块色泽红亮的东坡肉,又捧了味醇汁浓的椰汁相思糕,看右家的民宿敞着大门,就蹦跶到桌椅旁,津津有味地坐下吃起来。是因了这软软晚风的缘故吗,乌镇好像跟谁都自来熟,无需言语,却道尽千般风情。我故意走奇妙的路径,常常以为到尽头了,一个拐角,竟又是片开阔的天地,跌宕的心境瞬间欢快、敞亮。
 
        我不由感谢晚风馈赠这欣喜,其实,生活本就充满惊喜!走着,波光是缓缓的,璀璨的灯火落进去,闪耀成灿灿星辰;望着,渔舟是悠悠的,铜铃般的笑声洒满垂柳拥抱的银白月光。
 
        岸边的店笑吟吟的,我一头扎进这琳琅满目中,试这个、戴那个,忙活大半天,转身,老板还在低头做着自己的活儿,热闹或冷清,都不曾打扰到他们。我停驻在步步莲花酒吧前,点了杯乱世佳人。
 
        我总是认真且拧巴地活着,一副北方糙汉子老跟日子较劲的姿态;可现在醉在江南温柔的晚风中,我发现,原来所有的跋涉与沧桑都在等候那一低头的娇羞。
 
        江南的晚风见我如此爱它,俏皮地送来丰沛的水。身披彩色披肩、头戴蓝色方巾的游客们反倒更来了兴致,在雨中尽情嬉闹!
 
        我忽然觉得,这雨来得真妙,这才是真性情的乌镇,这才是最江南的晚风!
 
        欢歌笑语中,来到了茅盾先生的故居。早已闭馆了,但我们还是准备进院子走一圈,以表尊敬。这冥冥中的指引,却让我在入门的屏风前怔住,再挪不开脚步。那屏风上写着:岁月磨洗过的辉煌。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若回想起这次的际遇,那是一场晚风,抑或是一个梦?谁知道呢。

乌镇,是风不是梦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