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爱的沐浴

爱的沐浴

2017-12-14 17:00  作者:梁凌   生活随笔

  寒风萧瑟,鸟儿们躲进了温暖的角落。在一幢小楼里,窗口冒着白哈哈的水汽,水汽在室内升腾。
 
  朦朦胧胧中,她坐在高凳上,闭着眼,双手交叉,很惬意的样子。我的手指,在她的白发间穿梭。泡沫跳起欢乐的舞蹈,温泉化作丝丝细流,亲吻她苍老的肌肤。
 
  这几乎是个庄严神圣的时刻。揉搓着她的身体,我会想起自己生命的本源。
 
  她僵硬的臂弯,术后残缺的乳房,曾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甜蜜的处所。小时候,我只消往这里一钻,把头一埋,什么寒冷、惊吓、饥饿都统统不怕了。
 
  她难以舒展的双手,曾那么灵巧,织补烹饪,浆洗耕作,样样娴熟,也曾无数次为我擦屎把尿,揾泪,拭汗。
 
  如今,她老了,像所有人一样,无法与光阴抗衡,这是怎样的无力。
 
  好在无力的她,有我们爱的支撑。这个冬天,每隔十天,我都要驱车三十里,带她来镇上,透透地洗一次温泉。
 
  以前,我也常带她洗澡,但不像现在这么规律。今年天和夏天,她先后害了两次大病,每一次,都把我们从绝望带到惊喜。过山车似的一惊一喜,让人忽然明白了珍惜和感恩,仿佛每一天,都犹如天赐。
 
  夏天时,她在我小哥家住,小哥天天为她洗澡。水龙头设在逼仄的卫生间,她洗浄了,小哥却热出一身汗。村里男孩子为妈妈洗澡的,几乎没有,但小哥是个例外。
 
  村里人认为男女有别,不方便。仔细想想就明白,持这种看法的人,一定是只看到了性别,却没感受到神圣和庄严。对待这些人,只消轻轻问一声:“你从哪里来?”
 
  人老了,都怕被人厌弃和遗忘。为妈妈洗澡,是一种爱的表达。她会感觉到,我们是爱她的。我喜欢给母亲洗澡,亲自。洗头,搓背,打香皂,一趟下来,很是快乐满足。
 
  我知道,有许多人羡慕我,因为他们,想洗,却再也找不到要洗的那个人了。

爱的沐浴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