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傻气”的村庄

“傻气”的村庄

2017-12-14 17:03  作者:陈重阳   生活随笔

  在我们那个乡村旮旯里,一切人和事物都简单而快乐。
 
  我的近邻小奶奶,是一个脑子没有弯弯绕的老太太。她总是踮着小脚在巷道里踱步,一只手神秘地攥着,见到小孩,混浊的眼球里会闪出清澈之光。
 
  她示意小孩过来,那只攥着的手,瞬间变出一块糖,或者一颗咸鸭蛋、一块桃酥,令小孩怦然心动。我曾经红着脸诺诺推却,小奶奶嘴唇嚅嚅而动,说:傻孩子,老太没牙了,吃不动哟!
 
  西巷有个张老头儿,鳏居,种几亩薄田,间或以拾荒为生。他还曾爆过米花。他爆米花的时候,会故意忘了系蛇皮袋口,风箱呱嗒呱嗒叫着,节奏一急,就是要放炮了。我们紧紧掩住耳朵。咚的一声闷响,爆米花夹着一团烟雾,在空中白绽放,像圣诞老人抖开了礼盒,地上撒满了爆米花。小孩子们汹涌而来,躬着身子边捡边吃。张老头儿脸上慈祥的微笑像花儿一样。
 
  还有同村的我外公,一直觉得他是促狭之人,他把柿饼、花生之类的藏在箱子里锁起来,我们摸不得。可是,他对流浪汉好。一个流浪汉,矮矬,长着马脸,经常在我外公家门外踅摸。外公给他热饭,给他白馒头。
 
  外公还摁住流浪汉,用自家的推子给他理发。他的头发又长又乱,几乎可以落两只麻雀。外公不嫌脏,用了两盆水给他洗,那种细致耐心,少有。也不知道外公搭错了哪根筋,这样的亲外而薄内。
 
  小时候,总觉得村里的人都有那么一点憨厚傻气样。长大后才明白,“傻气”是一种内心的良善,也是一种无关功利的灵魂的快乐。

“傻气”的村庄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