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母亲的土地

母亲的土地

2017-12-14 17:04  作者:菊心   生活随笔

  母亲是农民,一辈子的心血汗水都撒在了土地上。老家属于丘陵地区,人们靠天吃饭,土地旺种不旺收。不管土地上收获多少,母亲都怨而不悔地耕种着。
 
  种了一辈子地的母亲老了,被我接到城市来,每日的生活圈就是楼下的广场。母亲浑身的骨头都疼,挥惯了耙子掀的臂膀哪儿哪儿都不得劲儿。她到处找土地,找可以让她洒下汗水播下希望的土地。
 
  我们居住的小区紧邻市郊。母亲找到了离小区两公里远的梨树园。种地的老夫妻年岁大了,子女都上班,梨树园就荒着。母亲拔去地里的荒草灌木,修剪疯长的梨树,在树与树之间的空隙里,杂七杂八地种上了粮食蔬菜。
 
  小区附近有一处废墟,闲置着,母亲就抡动耙子掀,清理建筑垃圾,用编织袋一点一点地从远处背来土壤,精心播下种子。可是薄薄的土层存不住水,母亲种下的蔬菜啊庄稼啊常常蔫头耷脑。母亲并不退缩,每天早晚两趟,用十升的油桶提两桶水,走十多分钟去浇她种下的生命。
 
  母亲的土地开花了,橙黄的花生花、浅粉的芝麻花、紫色的豇豆花……我城里的朋友,空闲了会跟我到母亲的地里,看看庄稼,掐一把红薯叶或是芝麻叶,摘个嫩丝瓜、小倭瓜,享受着耕种与收获的快乐。
 
  秋天,母亲开始在她的土地上收割,有时背回一捆芝麻,有时提回一兜花生,也有的时候,她那只不知从哪里捡回的水果篮里,放着几个老倭瓜或是一把大葱。
 
  土地赐予母亲丰饶的秋天,母亲把她的秋天晾晒在楼下的广场上,芝麻被捆扎好,头对头架起来,花生挺着肚子,红的是豇豆,绿的是绿豆……
 
  记得在电视上看过一位画家用五谷杂粮作画,那天,穿着碎花上衣的母亲,蹲在广场上,一点一点摊开她的秋天,我忽然发现,我母亲她也是一位优秀的画家。

母亲的土地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