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十月送寒衣

十月送寒衣

2017-12-14 17:11  作者:张亚玲   生活随笔

  一直固执地认为,真正的冬天是从农历十月一开始的。
 
  这种感觉来自六岁那年农历十月初一,朦胧中,母亲喊我起床,她已经早早地摊了煎饼。吃过饭,母亲在篮子里盛了一些煎饼,用毛巾盖住,上面放上她早准备好的一沓五颜六色的纸,告诉我,去给外爷送寒衣。只记得那天天气阴沉,寒风直往脖子里钻。幸好,母亲让我穿了棉衣。也许是年龄太小的缘故,我对外爷的印象很浅,只模糊地记得他去世那天有很多人,后来听父亲说外爷去世时开了追悼会。
 
  旷野里很多人,都挎着篮子来去,他们也是送寒衣的吧?
 
  长大后,我明白了“十月一送寒衣”是一种风俗。人们以这种独特的方式祭奠逝去的亲人,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但不管十月一这天是阴是晴,我都觉得特别寒冷,所以有了执念:这天才是冬天真正的开始。
 
  再大些,读到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说孟姜女的新婚丈夫被拉去修长城,不久因饥寒劳累而死,尸骨被埋在长城墙下。孟姜女身背寒衣,历尽艰辛,万里寻夫来到长城边,得到的却是丈夫的噩耗。她在城墙下痛哭三日三夜,城墙崩裂,露出丈夫尸骸,她安葬丈夫之后投海而死。于是,人们就把送寒衣的习俗保留了下来。原来,这种习俗源远流长,我不由得产生一种肃穆感。
 
  年龄渐长,经历了一些世事,也深刻体会到,十月初冬,虽然有了丝丝寒气,阳光却也晴好,万物并没有完全萧瑟,特别是读到白居易的诗歌:“十月江南天气好,可怜冬景似华。霜轻未杀萋萋草,日暖初干漠漠沙。老柘叶黄如嫩树,寒樱枝白是狂花。此时却羡闲人醉,五马无由入酒家。”更让我有种莫名的欣喜,冬天并不总是伤感与孤寂,即使枯叶落尽,也要“化作春泥更护花”,让生命在下一季轮回时依然生机勃勃。
 
  凄冷的十月因一首诗而生动起来,我对送寒衣的习俗也有了新的感悟,人们慎终追远,怀念血脉相承的亲情,不忘生命之根,更要告诉亲人我们如今的幸福,是我们延续家族文化所进行的生命接力。

十月送寒衣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7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