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今年腊八的细雪薄冰——窈窕食女私语

今年腊八的细雪薄冰——窈窕食女私语

2018-01-26 11:02  作者:窈窕食女   生活随笔

腊八的早晨
 
  早晨下了。屋里暗暗的,那个朝向三面的窗户都没有投进太多亮光来,屋里是暗淡的。不得不开启书房的灯。窗外冬日里常有的昏黄远近连成一片,对面楼顶上薄雪轻轻覆盖,尚有檐塄坡顶上露出一块块原本顾不上来不及覆盖的样子和颜色。
 
  今天是腊八。“腊八腊八,冻掉下巴。”电脑里手机上映满了腊八粥等字样,也不停地接收到朋友们的信息和甜的咸的南方的北方的各种腊八粥图片和问候祝贺。我一一回复,也送上我对友人们的祝福。
 
  突然间,九十年代在北京多年工作时的邻居腌泡腊八蒜的样子颜色味道跑进了我的记忆中:一瓶瓶透亮的米醋里绿色的蒜头,一粒粒像是一块块多边形的玉儿一般。那味道很是不同于生蒜的生辣挠心,也不同于烤出来的熟蒜微甜糯香。还有另一档子事儿,在《北京木材工业》 编辑部工作的两位同事招待我吃的西红柿鸡蛋馅儿和尖椒香菜大肉馅儿的饺子。 八十年代那特有的窄小的筒子楼里,一个楼道都排列着各家门前的灶火,各种香气蹿腾着飘散着,家家的“厨师们”头顶手撩半截布帘进进出出忙碌着的身影和那要盐要醋借葱姜的叫喊声此起彼伏。一时间锅碗瓢盆儿的碰撞声声和着饭香菜香的气味奏响着饭点儿的交响乐,一片欢腾。
 
  那辣子两家相隔十年的腊八蒜和红馅儿绿馅儿的饺子刹那间也在我的脑海里会合成了一餐——回忆中的一顿美餐,友情满满。二,三十年的光景依然在记忆中那么清晰。
 
小雪天出门儿
 
  我立即穿上厚厚的外衣奔了出去,买蒜去!我要在今年的腊八做一瓶腊八蒜。让那友情持续,让那美味继续留住。
 
  出了楼门栋,哇!冷气一下子裹挟了我。鼻子耳朵脖子全感受到了腊八时节的冰冷。院子里到处绵白糖一般的雪粒。那微微雪粒落在我的身上,也落在地上,小木桥上;还落进了水面和那些常青植物的叶面上。静静的院落,空空的橘黄色长凳全然一片洁白。连自己口鼻中吐出呼出的哈气都是一片白雾。
 
  市场上倒是很热闹,买与卖都是熙熙攘攘的。
 
  我一边走一边想着下午我想要吃的东西。我首先买了大蒜。然后是豆腐,香菇,韭菜。忽地脑海中闪过“砂锅刀削面”!热火啊!于是又去买了刀削面。一路上脑子里都是火锅面的腾腾热气和麻辣鲜香,暖暖的香香的。
 
火锅刀削面
 
  一回到家里,我就开始洗呀切呀,先用大蒜炝锅,炒了胡萝卜黄豆芽鱼豆腐小红肠,加了各种料:一撮儿盐几滴耗油,一勺美极鲜,三个泡椒和一勺泡椒汁子,炒匀溜儿了这些东西,加水沸起。倒入另一个火头上的砂锅。里面已经摆进去切好的豆腐皮,嫩豆腐条,青豆仁儿香菇片大葱段儿,砧板上还备好了小小白菜心和几片小青菜,以及一两根韭菜留作梢子菜点缀提香。
 
  一边做着砂锅面,趁这功夫,一边我开始剥蒜头,清洗了小号泡菜瓶子,倒进米醋,放进弄干净的蒜瓣儿,盖上盖儿,周围添上凉水就算是隔绝空气密封起来了。妥!
 
  不一会儿砂锅里咕嘟咕嘟地冒出了热气香气。然后单另煮上了刀削面。左边在砂锅里加进白菜心和小青菜;右边等锅里的面煮上两滚捞出来,放进滚沸的砂锅里。再放进一勺半自制的麻辣酱。最后就是搁上韭菜,滴点香油。好了!出-锅-!
 
  冬天里就数这滚烫的砂锅面好吃啊!
 
快递真快
 
  买菜回来的路上取回了昨天的快递。
 
  昨天网上购买,今天快递到小区门口的小超市。年轻的美女老板编了号,摆放有序,妥为保管,及时通知,随时可取。所买的东西内外包装严实,箱中垫衬,附上开箱小小工具。不用出家门在网络手机上购物是一件极方便快捷的事儿。
 
  回国几年来,基本不去人潮拥挤的超市商店,即可满足一般购物之需。小到一瓶蜂蜜,大到一个书柜两个五斗橱。怨不得我的那些国外来实习的学生和来国内工作的朋友们都赞不绝口。享用周到快捷的网购快递服务,满心欢喜。回到他们自己的国家反倒不习惯了。
 
  雪粒还在飘飘洒洒,屋里已是慢慢暖意。

今年腊八的细雪薄冰——窈窕食女私语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