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6 10:24  作者:非匿   生活随笔

星期一,又是一个星期的开始。
 
就是觉得该做点什么,到底是什么,就像空气一样抓不着也够不到。太多的时间让自己空着,空着空着,发觉自己真的空了,心空了,就像今天早上看着红灯直闯过来:又一个6分,200元。
 
孩子的父亲去世6年了,孩子终于大了,毕业了,上班了,我也在去年再婚了,内心那份对过去的恐惧,对未来的担忧,隐隐作痛。我回避工作的干扰,在单位把自己孤立成一缕空气,希望领导和同事能淡忘我;在家里任何人面前我退让三分,把能干的家务囊括怀中;我希望存在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幸福。
 
但是,我,空了。
 
我不想在我的空间里留下只纸片语,我不想任何人能看到我的恐惧和担忧,那些没由来的恐惧和担忧。不是没由来,我知道,那是六年前丈夫去世留在记忆里的阴影,阴影如霾,沉沉压在心底。
 
这时,一同事进来问“三八”在广场举行拔河比赛是否参加,拒绝,不喜欢热闹,但内心又希望有一团火能点亮内心的阴霾。
 
我想,是否该起步去寻找那团火,那团火儿在哪里?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