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院的纳凉季_生活随笔

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大杂院的纳凉季

大杂院的纳凉季

2018-07-16 15:39  作者:刘 兵   生活随笔

刘 兵
 
  20世纪70年代,我家和父亲几十名工友家同住在一个大杂院内。由于父亲文化高,当了多年的车间主任,说话办事既亲民又有威信,被大家一致推举为“院长”。
 
  那时,各家经济上不宽裕,心态都平和,相处融洽。空调那是洋玩意,即使有,怕是也用不起。于是,每到进入盛暑,父亲因地制宜,在大院里开启充满生活乐趣的纳凉季。
 
  火热的骄阳终于西下,天色依旧明晃晃的,处处弥漫着逼人的暑气。大妈和大婶们都动起来了。有的在仔细打扫院子,连旮旯不落下;有的大呼小叫着牵来水管,把水泥地面浇个透,瞬间冒出丝丝凉气,接着又搬出花草,散发着淡雅的香气;还有人在院子中央那棵老槐树下摆好条桌,上面有用冷冽井水“冰镇”过的绿豆汤、切好的西瓜片和刚采摘来的葡萄。这些都是各家依父亲倡议按每天集资采办而来。公共降温品按需自取,主供牙口不好的老人和馋嘴的小孩子解暑。随后,依父亲划定好的纳凉区,各家搬出大小竹床、躺椅和小靠背椅。布置完毕,大院显得干净凉爽,井然有序,洋溢着一个和睦大家庭的温馨气氛。
 
  下班的男女回家了,放暑假在外面疯玩了一天的我们也像倦鸟“归林”。痛痛快快地冲完凉水澡,换上干爽的夏装,我们直扑室外的“餐桌”。屋子里热,各家的夏季晚餐都摆在竹床上“解决”,邻里间不避嫌,吃的内容全透明。男孩子嫌自家尽是凉拌苦瓜等素菜,就端着盛着半碗稀饭的碗,拿着筷子,到处蹭好吃的。趁大人们谈兴正浓,夹上几筷子卤猪耳、酸辣牛肚丝,猛灌几口啤酒就跑,后面传来大叔老婶子的嗔怪骂声。男孩子在竹床阵间像泥鳅样敏捷地穿来钻去,打打闹闹,反倒觉得在盛暑有一种特有的趣味和冒险性。像我姐等女孩子们则显“矜持”,吃饭时细嚼慢咽,小声地说笑着当天发生的逸闻趣事。直到隔壁的大妈大婶把自家美味凉菜递过来,她们也只是象征性地夹一点,尝尝鲜。
 
  收拾好碗筷,等人们心静下来后,父亲才宣布纳凉会正式开始,每天的内容都不相同,但十分接地气,为男女老少喜闻乐见。
 
  有时,街坊里的“金嗓子”——小罗嫂子清唱《军港之夜》,或即兴表演一段“新疆舞”;我姐吟诵意境深远的古诗;文化馆的潘叔“上台”,独奏《二泉映月》,如泣如诉的琴声令人陶醉,凉意无限;我们这些活泼调皮男孩子被点上台,父亲笑着审问:“今天的球赛战况如何?又偷了村民几根黄瓜消夏呀?搞勤工俭学,冰棒卖出多少?”我们被问得很窘,嘻嘻哈哈地打马虎眼,临下台,还不忘拿上几大片西瓜和一串水晶葡萄与小伙伴分享。
 
  直到月朦星稀,蛙声四起,人们的倦意袭来,父亲就找人拉家常,倾听他们工作和生活上的烦恼事,悉心开导,用他广泛的人脉和丰富的阅历,尽力去帮人解决实际问题。
 
  现在,经济高速发展,物质极大丰盈,可人情观却变淡漠了。暑期里,人们都关门闭户,窝在空调房里享清凉。甚至有的邻居在一起住了好几年,也只是点头之交,没说上几句话。想及此,年迈的父亲不胜唏嘘,对那些年大杂院里众乐乐的纳凉季分外怀念。

大杂院的纳凉季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