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泳事_生活随笔

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童年泳事

童年泳事

2018-07-16 15:47  作者:乔保国   生活随笔

  第一次户外玩水,是童年时在故乡古城墙内侧的海子里。
 
  那时我是个旱鸭子,只会狗刨似的在浅水里瞎扑腾,不管小伙伴如何取笑我、鼓动我,我都不敢涉足深水区,只在浅水处看他们滚上翻下地嬉水,一个个像《水浒传》里的“浪里白条”,让我好生羡慕。
 
  看别人玩水如此快活,我下决心学游泳,就借助停泊在水中的一只小船练习。小船尾北头南,水势北浅南深。我小心地离开小船学着会泳者的动作由浅入深,游上七八米赶紧返回,扒着船舷稳稳神再接着游。如此循环往复,我竟能游过一百多米宽的海子了。
 
  在海子里玩水也出过险情。一次,七八个小伙伴爬上那只小船,几个大孩子恶作剧般在上面使劲摇晃,硬是把小船给晃翻了。他们水性好翻身游开,我却慌了神,咕嘟着喝了许多水竟向下沉去。幸亏伙伴见势不妙,急忙拽住头发把我拉向浅水区,算是化险为夷。
 
  在海子里玩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一旦夜幕降临,这里便是女人的地盘,男人不得越雷池半步。只要天气晴好,邻家大姑娘小媳妇晚饭后总要相约一起带着要洗的衣物说说笑笑着下海子,洗上一会儿,扫视一下四周觉得没有“敌情”,便一身溜光跳进水中自由自在痛痛快快洗浴一番。她们要把一天的辛苦劳作全部冲洗掉,尽情享受清贫生活之外的快意与乐趣。男人此时若下水游泳,须转移到离海子约两里远的北湖去。这里水面很宽,除白天三五条渔船在青青蒲苇中穿行捕捞外,天一落黑这里便静谧安然。没有大人监管,我们可以无拘无束尽情玩耍,把孩童的贪玩本性挥洒得淋漓尽致。
 
  在北湖游泳觉得特爽的是,常有一群群小鱼与你为伴,它们贴着身体滑过,把皮肤蹭得痒痒的,偶尔还有尺把长的鱼儿冷不丁在你面前跳跃,几乎伸手可抓。有一回,我一个猛子扎下去,正好按住一条一斤多的大鲤鱼,它拼命挣扎企图逃脱,我双手使劲扣住它的鳃帮奔向岸边,用力将鲤鱼甩到岸上。鱼儿离开水便没有了能量,只好乖乖做了我的俘虏,小伙伴们一阵欢呼雀跃为我叫好,我也高兴得手舞足蹈。
 
  我和小伙伴尤其喜欢在月色下的北湖游泳。皎洁的月光洒在湖里,水月融为一体,静静的,只有村庄偶尔传来几声狗吠。我们可以赤条条翻滚在水中,没有任何羞涩与顾忌,小伙伴们时而在浅水处打水仗,时而到深水处捉迷藏,玩累了又能随意躺在沙滩上数星星、看月亮,讲述着从什么人那里听到的新鲜故事。
 
  晚上到北湖玩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时常能听到悠扬悦耳、婉转缥缈的笛声。每当此时,我们都会停止戏耍,屏息静听,生怕惊扰吹笛人。笛声在湖上飘扬,水面平静安详,似乎也沉醉其中。后来我读到“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的诗句时,就会想到此笛声。我还想,笛声如此优美,宛如天籁,吹笛人一定是个高手,并且也喜欢上这静好醉人的湖光夜色了吧?我和小伙伴曾几次顺着笛声寻找其人,始终未遇,竟疑吹笛人是“天上仙客”。
 
  从北湖返家一般是晚上九点钟左右,这时县高中下晚自习的钟声就会响起,声音悠长洪亮,能传到很远。这个时候,也常常是到城里逛街、看夜戏的大姑娘小媳妇开始陆续返家之时,我们下水的地方,恰恰是她们的必经之路,赤裸着身子的我们,就像水鸟被女人的歌声和笑声惊飞了一样,忙仓皇入水躲避。
 
  童年泳事,是永远萦绕在我心头最甜美、最开心、最温馨的记忆。

童年泳事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