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墨君秋_生活随笔

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粉墨君秋

粉墨君秋

2018-07-31 10:24  作者:何志敏   生活随笔

何志敏
 
  俗话说:“吃饺子吃馅儿,看戏看旦儿。”这个旦儿,曹君秋在戏曲舞台上已演了近四十年。从凤冠霞帔、雍容华贵的皇姑,到灵动洒脱、俏丽活泼的丫鬟;从身扎靠旗、威风凛凛的穆桂英,到心萌动、娇羞惆怅的少女耶律含焉;从风风火火、心直口快的程七奶奶,到千里寻夫、情深义重的姜桂枝……旦行中的“青衣”“花旦”“老旦”“帅旦”“刀马旦”“闺门旦”,曹君秋统统演了个遍过。演这个旦儿,也给她带来了无数掌声和荣誉。
 
  细心观察一下舞台下的曹君秋,从她明亮的眸子里,总能隐隐找到一丝淡淡的忧思和浅浅的伤感。
 
  是在缅怀远逝的父亲吗?父亲曹清芳,艺名曹和,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享誉豫皖鲁苏声名赫赫的男旦,有“豫东梅兰芳”之称。曹君秋自幼生长在这样的家庭,戏曲艺术的胞浆如遇阳光露,发芽抽枝,蓬勃茁壮。曹和打小唱戏,没念过一天书,身为名旦,常扶贫济困,古道热肠,为世人称道。在“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所谓老戏、旧戏禁演的荒唐岁月,这个戏曲男旦奇才,空有一身唱戏本事,赋闲家中无有用武之地。无奈,曹和当厨师给人做饭,摆地摊给人补鞋……空有凌云志,奈何付平生。压抑沉郁心境可想而知。幼小的曹君秋哪里懂得父亲苦闷孤寂的凄楚,只懵懂记得父亲没文化、性子急、脾气坏,不管夏热冬冷,只要在家,每天必监督她练功。教戏时,完全靠口传心授,两遍学不会,就想打,曹君秋心怕挨打就不想跟他学……直到2014年父亲驾鹤西去,曹君秋久跪在灵前追悔莫及,热泪长流——父亲嘴头儿那么巧,偷字、闪字、吐字的炉火纯青,手眼身法步的精湛技巧,哪一招都是她学不完的真功夫,哪一式都是她悟不尽的看家本事。父亲走了,一代名旦儿就此成为绝唱!
 
  是感恩豫剧大师马金凤吗?父亲比马金凤大师小十岁,但马金凤大师很早就看过父亲的戏,还跟父亲学过唱段。在父亲的提议下,1984年曹君秋来到洛阳豫剧团跟着马金凤大师同屋吃住,学习唱腔和表演。短短的半年时间,无论是演技还是做人,一代豫剧大师高山仰止的风范让曹君秋受益终身。每到一个演出地点,就有人请大师吃饭,送礼品,马金凤大师总是把曹君秋的饮食安顿停当才离开。有一次人家给她送一大盆元鱼汤,马金凤大师喝点儿汤,吃个元鱼蛋,整个元鱼就叫曹君秋吃完,说是妮子正长个子,多补充营养。她还举荐曹君秋正式拜马、阎两派弟子豫剧名家赵晓梅为师,学习花旦的技巧功夫。临近学习结束,马金凤大师给曹君秋买了一件红毛衣,并送她一张写有曹君秋乳名的黑白照片作留念,语重心长说:“你在这儿学了一个大戏,因为时间短,也没演一场,来学习的演员一般都是演一场才能回去的,以后有时间你还来跟团学习再演吧。”可惜曹君秋回到柘城后一直也没有机会去跟团了。剧团从最后演出地点徐州乘火车返洛阳,途径商丘时,曹君秋下车,刚和赵晓梅老师等人话别,没想到,马金凤大师也从车上下来相送。曹君秋的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望着慈祥的马金凤大师,她暗发誓言:这辈子一定要唱出名堂来,决不负前辈,决不负戏曲!
 
  怀揣戏曲人生的七彩梦想,曹君秋从此砥砺前行。一年又一年过去,她没有食言,她的确唱出了名堂:河南省豫剧一团国家一级演员、表演艺术家宋桂玲亲赴柘城两年,为曹君秋排演了她的经典名剧《抬花轿》,还给曹君秋起艺名宋小玲。《抬花轿》成为曹君秋演出保留剧目,多次获得省市金奖;陈派传人著名表演艺术家牛淑贤为曹君秋排演了《大祭桩》中“表花”等精彩折子戏,被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录制播放;恩师赵晓梅更是对曹君秋呵护有加,倾囊相授,“甩大辫子”、“扇子组合功”等身段技巧每次演出,掌声不断,叫好连连。
 
  曹君秋的唱腔既有马派马金凤大师的利爽大气,也有阎派阎立品大师的婉柔清丽,加之豫东女性说话特有的轻柔的上翘儿化音,气息流畅舒展,高低自如清晰,形成她魅力独具的圆润甜美唱腔特色。舞台上的曹君秋压台,一出场,举手投足,浑身都是戏。身段,手势,眼神,步法,规范大方,人物神韵十足,外行叫美,内行叫好。看了她的演出,你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艺术享受,才知道什么叫“门里出身,自高三分”。
 
  “三天不喝粥,要看曹君秋。”在豫东大地,在相连的江苏、山东、安徽等地,曹君秋渐渐声名鹊起。然而,命运之河的流向无法预测。就在曹君秋戏曲事业如日中天之际,上世纪九十年代,传统戏曲受到了猛烈冲击,戏曲市场日益萎缩,戏曲人才大量流失。曹君秋不怕起早贪黑喊嗓练功,就怕接不到台口,不怕酷暑严寒睡地铺,就怕台下少观众。台下空,她心里更空。曹君秋的心在流泪,在滴血,在呐喊,戏曲究竟怎么啦?旧年月她爹尚能靠唱戏养活一家老小,如今,戏曲怎么就会被如此冷落?曹君秋心里憋着长长一口气,没有台口,她照常练功;没有观众,她照样喊嗓。
 
  曹君秋明白,这辈子,她是属于戏曲的,她的家就在舞台。为戏曲,也迫于生计,曹君秋先后辗转东到泰安市梆剧团,西到山西小香玉剧团,北到三门峡豫剧团等几家国营剧团演出。直到2000年,因演出在省里获得金奖,曹君秋被调入了商丘市豫剧团,生活才逐渐安稳下来,一晃,五十个春秋过去。可喜的是,随着国家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和大力扶持,戏曲事业正在逐步繁荣,戏曲市场正在步入良性轨道。曹君秋信心满满,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只要登上舞台,她就神采飞扬……

粉墨君秋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