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岁月静好_生活随笔

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透过岁月静好

透过岁月静好

2018-07-31 10:27  作者:余红丽   生活随笔

余红丽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早饭过后,父母收拾完就出门串亲戚去了,家里只剩下三个熊孩子和我。中午的饭咋弄?愁死人。三个熊孩子平时都是留守儿童,由老人照顾着,自理能力都比较强。我平常是衣来不伸手,饭来张开口,自理能力当然会差一些。但也不能眼睁睁让三个熊孩子陪着我一起饿肚子。
 
  为了保证做好的饭有人吃、能吃完,我得先和三个熊孩子订好君子协议,加强保险总系数:一,饭做好必须吃;二,不好吃也得吃;三,有意见暂时保留;四,爷爷奶奶回来不许申冤诉苦告黑状;五,谁有意见请参照以上四条。这样我才能放心开始做饭。否则,心情不佳极容易影响饭菜质量,做出来的饭肯定不好吃。
 
  说干就干。三个熊孩子听我统一调度:烧火的,添水的,切葱花的——腌葱花放油可是技术活儿,一定要掌握好。
 
  人多力量大,干活效率高,很快,饭就做好了。自己的劳动成果最珍贵,自己做的饭肯定好吃。一人一碗,不多不少刚刚好。我赶快尝一口,嗯——很不错,咸淡合适,味道和母亲做的大不一样,但口感很符合我的想象。再看三个熊孩子端着碗呼噜呼噜吃得香,我趁热教育他们一番:“其实,做饭很简单。要想饭好吃,就得自己做。今天中午的饭特别好吃,就是因为那是我们亲手做的。记住:劳动最光荣。”
 
  洗碗的时候,我的手终于沾上了水。那滋味,不是凉,不是冰,是疼,入骨的疼。那次洗碗的感觉深深留在了我的记忆里。妈妈洗菜洗碗的时候手碰到水难道不疼吗?家里一直都是母亲做饭洗碗,我平时只负责吃饱自己的肚子,还总嫌她做的饭不好吃,稀了稠了或咸了淡了,总能挑出一大堆的毛病,要么少吃或干脆不吃。母亲从无怨言,下一顿仍是做好了饭叫我,总是等我们都盛走了饭才开始端碗。
 
  我一直以为母亲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每天她都在享受着做饭、看家人吃饭、刷锅洗碗这样一个过程。今天,我终于明白,是母亲一直在为我们承担了所有的苦和累。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那些看起来岁月静好的人,背后大都是有人承担了他的一地鸡毛!

透过岁月静好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