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捆柴

捆柴

2018-09-17 17:27  作者:陈华杰   生活随笔

  我小时候13岁前生活在中国四川省大竹县石子区张家乡乡镇街上, 张家乡乡镇街上背后有一群山,山名分别叫做筲箕窝、一碗水、凉水井等等, 最高的一座山叫丫角山,那群山是我们乡民担柴来烧火做饭的地方。
 
  由张家乡乡镇街上我住的地方走到有好柴的丫角山脚大约十公里左右。 我从八岁起就上山背柴挑柴了, 我总是一个人前往,我不与街上的大人小孩们一起同去, 因为我不喜欢争抢, 大家一起同去, 看见山上一点好柴禾大家就争抢, 我不喜欢争抢, 所以我总是一个人前往。上帝——我真正的父厚待我, 在我总是一个人前往山上背柴挑柴的日子里, 上帝我父总是在我去的地方赐给我好柴禾, 我常常是去了捆上地上的好柴禾, 挑着回家。 只是那时心灵愚昧的我从来没有问过我去的地方为什么都有好柴禾等着我, 我从来没有问过, 也从来没有对上帝我父有过一次感恩, 相反, 我认为是地上本来就有的。 那时愚昧的我、 狂妄自大的我就是这样不明白上帝我父的赐予。
 
  小时候背柴挑柴的日子并不好过,在我许多挑柴的日子中,有一次记忆最深刻。 记忆最深的那次也是我一个人去的,当时我十二岁。 我想要得到好的柴禾,所以爬到了丫角山接近山顶的地方。 我钻进一处密林走了一会儿,果然发现了好多好柴禾——许多干枯了的芦苇。 我又高兴又心急, 赶忙开始用镰刀割那些干枯了的芦苇。 我一口气割了很多,割柴时由于心急还被镰刀把手割出了血。 割了很多干芦苇后, 我想时间不早了,赶快将所有割下的干芦苇捆上。由于割得多, 柴禾比平时的挑担重了许多,我咬着牙挑出了密林,可刚挑到盘山道上就再也挑不动了。
 
  看着山中天色越来越暗,我无助地坐在盘山道上痛哭起来。 小小年纪的我不知道怎么办, 只有无助地痛哭。 此时山中已无一人, 因为山峰较高, 且天色已晚, 只有我一个小孩因挑不动柴无助地坐在地上放声痛哭。
 
  也不知哭了多久,突然我听见了一声发声象人声,但我却在心里叫了一声“神(上帝)!”, 我当时心里肯定地认为那声音是神(上帝)的声音, 并且我在心里肯定地认为神(上帝)是来救我的。 但那声音我听起来像在另一个山头, 我想祂到这里恐怕还要一个多小时, 我不知神(上帝)的力量——跨越千山万水也只在弹指一挥间, 我想到一个多小时后我可能痛苦得受不了了, 于是我在心中悲苦地说了一句:“来不及了。” 于是我又放声痛哭起来。
 
  但这时我眼前转弯的山路突然波动了一下, 变成了笔直的山路, 同时出现了一队五、六个着常人装扮的壮年人在那突然由转弯变成笔直的山路上走来。 我止住了哭声,看着那些奇怪人——我心中觉得他们好得很, 个个都好像是从来没犯过错、 而且有大能大爱的人, 他们个个高大健硕,精神矍铄,我看他们人人都是世上最好的人, 不象我们那一带的人。 那队壮年人走近我, 走在最后那位对我说:“你是陈华雄的妹妹。” 我心中惊奇:“他们认识我二哥, 那么他们就是张家乡街附近的农民, 因为街上的城镇户口的几家人我都认识, 张家乡乡镇街附近居然有这么优秀的出色的不同寻常的农民, 我怎么没见过?!”我为自己没见过这些张家乡乡镇街附近的这么出色的我认为是全世界最好的人而感到自我不满和自我懊恼, 我眼巴巴地望着他们回答他们的话说:“我是陈华雄的妹妹。”问我话的那位对我继续说:“你的柴捆紧些挑起来就轻松些。” 于是他帮我从新捆紧了柴禾,没有丢弃一根。捆好柴禾他们离开了, 离开时他们是朝山顶走去的, 我特别看了他们, 因为我心里觉得他们很奇怪, 我觉得他们不是凡人, 因为如果说他们是挑柴的吗, 但他们根本没有纤担、柴刀、蔑条等任何挑柴的工具, 他们空着手。 他们是什么人? 看着他们矍铄的身形, 我小小孩童的心中充满了诧异、疑问、惊奇。 但我没有问他们是什么人,只是我觉得他们很奇怪, 在我的张家乡怎么会有他们这些看起来是世上最好的人?!我的心满了疑问。
 
  这几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帮助我一个因挑不动柴而无助痛哭的小孩的人向山顶走了, 消失在盘山道上。 我的捆紧后的柴禾轻了很多,我挑上就走。
 
  我不吃力地将柴禾挑下了山。 我的属世的爸爸和我属世的弟弟在上山的路上一个叫马上沟的地方等我, 那是我挑柴生活中我属世的爸爸唯一一次来路上接我。 我现在知道是父上帝派他来接我的, 因为那时他见了我, 塞给我一个罕见的好月饼, 我们当地没有那么好的月饼, 我高兴地拿着月饼, 舍不得吃, 一直拿回了家。
 
  当时我就觉得奇怪, 那些为我捆柴的壮年人个个高大健硕,精神矍铄, 人人都象是世上最好的人。 后来我长大出国留学, 进了基督教堂, 信了基督耶稣, 我祷告, 主基督耶稣告诉我, 是父上帝带着几位天使来为我捆柴的, 是父上帝我的真正的永恒的惟独亲生父亲见我一个小孩挑不动柴, 痛哭可伶, 在先以声音晓谕我后, 带了几位天使着常人打扮来救我, 为什么着常人打扮, 是要叫我不至于惊吓, 因为当时我还没有见过我父上帝和天使。 谢谢我父上帝! 其实, 当时我父上帝在另一山头发了一声声音, 我在心中就确认为那是神(上帝)的声音, 并且确认祂是来救我的, 只是我当时不知上帝我父和天使的能力——跨越千山万水只在弹指一挥间, 所以我才不把出现的那几位我认为的最好的人与在另一山头发声的父上帝和天使联系在一起。
 
  现在主基督耶稣感应我三次都说:“是上帝亲自来救你! 给你捆柴的那位就是上帝本身。”我相信了。
 
  深深地感谢父上帝, 深深地感谢父上帝救我这个独自在山中砍柴挑不动柴的悲苦、可怜、无助、痛哭的小孩。深深地感谢最仁爱、最悲悯、最大能的父上帝带领天使扮成常人来救我。 祈求我父上帝原谅我那时没有扔下柴担跟父上帝走, 哪怕就是在那时我也在心中惊呼他们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世上最好的人。 要是现在而今眼目下, 我一定什么都不要了——哪管什么柴禾、家、属世的爸爸、哥哥、姐姐、弟弟等, 我一定扔下一切请求他们带上我去任何他们去的地方。
 
  深深地感谢最仁爱、最悲悯的父上帝为我这个独自在山中砍柴因挑不动柴的悲苦、可怜、无助、痛哭的小孩捆柴。

捆柴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