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停云处,打一个小盹

停云处,打一个小盹

2018-11-29 09:18  作者:张学立zhangxl   生活随笔

  一缕斜阳,款款,小溪何时把清露也幻出呢喃细语的?耳畔,停云,自是双眸多情,轻眨间,只是被风声不经意碰了一下快门。
 
  说来一直欣然,欣赏一处小景,不寄小小的用心,就有情愫萌生。抑或走过青青的激昂之后,更珍惜午后短暂的宁静吧。不必说本来是最喜欢骤如幕气氛的一个人,本来是最喜欢读享金戈铁马般那铺天盖地气势的一个人,要知道时间已然静静的走出好远了,谁没有亲手点燃过青芳华的豪情呢?我想说,一个人喜欢一幅波澜壮阔的画面,同时,也可喜欢一隅枫情梅园的。小园风情轻盈,让一颗流浪的心小憇,停云处,打一个小盹,刹那么,一瞬千年风烟。
 
  那枫叶是锦色,色彩的变幻在季节的弦上;而梅朵系一颗心,浓浓淡淡,俏在枝头,纵然一瓣落归,也在一个人的掌心,香如故。让人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还有那小门上的秋草,不一定稻子的桔杆,但却是让人心暖的情调,那年那月我们打了多少稻桔垫子,想来在没有暖气的野外,或在深冬的小栈,都是最好的铺垫。
 
  人海茫茫,遇见是缘,风物千千,自系心头。
 
  云停,云过,一处小小的园子,或早已闻名暇迩,或仍藏着,一树枫情,几瓣梅,也是深藏而不露,日出日落,朝华夕拾,同样的曲径通幽。眼帘,看那多模样可爱的门,即可通行,又可在一旁处伫立,走走神儿是常有的事。这些门,当然不像自家小院的门,门槛上会有小孩子坐着玩耍,游戏其间,如遇顽童般的老人,举一本书,与几个幼儿一字排开坐在门槛上随心阅读,问那书,是一本怎样的童话呢。
 
  不过园林的门,风雅尔名,少了几许热闹,多了几分静气了。也是多多的人文色彩所在了。想起李清照习少女时期一句“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怎样的门,能停住震惊千载的才思!有一道门,则存窠巢之意,虽不是一个人的安乐窝,然而,栖心至美,如家。“深浅枫如被酒红”,出自钱钟书先生《还乡杂诗》,想那喜欢杨绛先生作品的文友,自然也曾留意这句了吧。
 
  枫叶如丹,照在古老的门楣,一枝梅香也近了,近了。小城自有小公园,有些小园小景堪称上品,但几易其名,看来冠名真难!有哪一个名字,能留在大家的心枝!想来,最老的那个名字是最好的。停云处,打一个小盹。煮一壶禅意,品百年风流,小景依旧在,仍一瓢甘泉,仍文火温馨……
 
  季节中所有的景致,那多有名的无名的草花树木,都有自己的花期,但花期连缀,相呼,颈吻,枝枝叶叶,朝朝夕夕,没有一截可能相隔的四季篱笆,也不可以是一面墙体,更不能有一个断崖了。
 
  红枫深处,藤架上紫色的花香,己经落归,但枝藤蔓语依然。一蔓柔情,总是绕过一茬又一茬阳光,攀援着,牵挂着,注目小园风景中绚彩的。此刻,所有的眸子里落满大朵小朵的红晕,自是拜一叶叶红枫情所赐。
 
  一片枫叶,飘落在藤条上,也是穿越到一个虚拟的章节,向上,抚摸阳光。可听到了在不远处,有几声燕子的呢喃;可看到了万株春梅正冲寒怒放,淡淡东风色。
 
  枫树又称枫香树、灵枫。宋人赵成德有赞枫树诗一首,诗中曰:“黄红紫绿岩峦上,远近高低松竹间;山色未应秋后老,灵枫方为驻童颜”。枫叶四季,拥抱梅枝,绿蔓。人在旅途,停云处,打一个小盹,多问一句:世间,情为何物……

停云处,打一个小盹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