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秋之美

秋之美

2018-11-29 09:25  作者:孙逸华   生活随笔

  再也没有绵长的阳光、再也没有嫩绿的树梢,连同着一起没有的,是蓬勃的、惬意的温度。落下的,不再是甘霖;吹来的,不会是暖风。秋,像一段悲鸣的音符,响彻在亘古的回音里。有多少人对你恨之入骨,有多少次被绝情的关在门外,秋,孤独的踽踽而行。所到处,百草摧折、黄叶啾啾。
 
  天上的冷月,地下的寒霜,目送的离愁,芙蕖的败落。恨不得把人间所有的不满意和过错,都嫁祸给他。一心只想守在天里的人,掖着被子,作着不可及的梦。
 
  冬天已近在眼前,你还不曾感受到秋之美。也许,有那么一点点,但总是显得细碎,根本捧不起来;或者,有那么一瞬间,还没来得及拥抱,就没了踪迹。秋之美,好像是一个梦,只在图片上、文字里无限浮动,在现实里却近乎风一样的存在。风过了,还是没过,谁能记得清。
 
  好不容易有个晴日,有个满月的夜晚,你以为那是幸福的象征。那晚的月亮绝对是这个秋里最亮的,和路边房屋里透出来的灯光别无二致,照得一条路幽幽闪闪。我忍不住去仰望,接受馈赠,并忘却想要去的地方。有一股子冰冷只符合澄澈、有一种寒意出自清幽。你以为那是诗情,可以让你脱了蒙昧,却发现人一直被锁在身体里,不得挣脱。抱住双臂,我只想躲进温暖的家。
 
  是什么让秋变得萧索而孤寂,让人谈不上爱,只剩忍耐。好像一个恶灵,蛰伏在身边。是什么夺走了我的爱意,让我满腹的暴躁和一身的粗鄙。憎恨与算计,连梦境都不放过。再也没有的,是一颗平静的初心。
 
  赔上了一个温暖清明的早晨,阳光不紧不慢地出现在午后。厂房挡住了足够多的寒风,也遮住了不多见的阳光。埋头于工作,四季也不会分明。闲适的人在晒太阳,我穿梭在公路上。阳光照在高楼,也照在那一排银杏树上。最典型的秋之美出现在眼前,风儿轻抚树叶的羽扇。我放慢速度,迎接这一刻进入记忆的大脑回路。仿佛一瞬间走进无人的山林,脚下踩着窸窣作响的黄叶,全身沐浴秋之美,全心接受爱之光。再也没有其他。
 
  直到持续地晴了几日,虽然夜晚常夹杂着一些迷蒙的淡,但晴日真的来了,就在我以为冬天已经走在路上的时候。小城里没有多少值得欣赏和述说的风景,但阳光已经是足够好的馈赠。常绿树不耐烦地绿着,像一幅凝固的画,走不出鲜活的感情。倒是那段路,却从温暖中领会了秋的苦心孤诣。
 
  叶子通常都是先枯了、黄了,再慢慢飘落。飘一定是轻盈的,是被阳光带走了多余的水分,也被夜晚的低温破坏了深沉的叶绿素。大部分只留下叶黄素,叶脉撑起黄色的小船,在天际里迎接风流。而雨天,叶子却是恨恨地坠落着,带着沉重,沾惹泥泞,没有跳跃的气息。
 
  几天时间,真的是几天吗?我在埋头和躲避的时候,那些将黄未黄、欲落未落的树叶,不曾被我发现。怎么一晴,我就发现了它们。有孤立在院落的,也有成排矍铄的,还有已经散落一地的。黄,不是死亡的颜色,尤其是阳光的亮度里,尤其在舒展的眼眉间。干的可以作柴火、亮得好像能自燃,不再沉郁,像烟花刺破黑夜爆开闪亮的一瞬间。风轻柔地摇着、抚弄着,无数的、不刺眼的亮片晃动着。那不会只是一瞬间,更像一场仪式,歌颂着生命之美。
 
  人在面对美丽的东西之时,总会有倏忽急逝的恐惧感,你已经察觉到了,美的东西断然不会长久。秋日迟迟,阳光迟迟。错过了风景,错失了青春。一切来得仓促,一切走得及时,你所幸看到了冰山一角。你可以想象得到,要不了多久,要不了几阵秋雨,就能把现在的美丽通通埋葬。那时候,你还记得那一树金黄的银杏叶吗?抑或是,凭着这一刻的幸福感,去抵抗人生路上的风雨无定。
 
  在等车的间隙,阳光让身体潮热,那本不是这个节令应有的特征。我有些想睡,躺在阳光里睡。不需要一张床,能趴在一张桌子上就好。我无法抽身去遥望一树黄叶的静落,也无法诗情永驻地写下漂亮文字,一切的无法,都是一场生活的伏笔。如果人可以随心所欲,应该不会珍惜了吧。那些冷冽的日子,换来了今天的温暖阳光,而今天的温暖阳光势必暗示了未来的雨夜悠长。我们在循环中渐老,也在循环中温厚,喜悦何须太多,悲伤不必隐藏。
 
  再也没有风花月,再也没有莺飞草长,我不该在秋日里作不切实际的梦。但生活如实的需要一点明亮的光,照亮深重的哀怨,升起一些飞舞的希望。像那些将落未落、欲落未落的黄叶,乘着风,跳跃在天空的穹顶上。

秋之美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