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又到一年春困时

又到一年春困时

2015-03-19 15:37  作者:肖欣   生活随笔

  “天的晌午是令人困倦的”,我记不得我是从哪本小说上读到的这句话,而这句话我却年复一年地重复着。

  记忆中最困的一个春天是我上中学时,一次在密云种树(学农劳动),那是个春天。老师带我们到附近的一个地质队参观,可是地质队并不欢迎调皮捣蛋的学生,恐怕把地质队里的东西碰坏,就让我们席地坐在山上“听讲”;体力严重透支的我又累又困,哪有心思听什么“地质讲座”?一坐下就把头埋在支撑在膝盖上的双臂上,啥都不知道了。

  山上的春风徐徐地吹着,吹乱了同学们的头发,吹走了“讲台”(不过是一张旧桌子)上的“讲义”;我醒过来了,只见一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像回事地在讲着什么,他手里拿着一个三角烧杯摇啊摇,里面的溶液变成一种一点也不艳丽的紫颜色。反正也睡不着了,就听听吧,就看看吧,一点意思也没有。

  我做梦也没想到啊,三年后我考入了地质学院,学的专业就是和当年在密云的那位先生做的一模一样的事!原来那天他是在分析矿石中的钙和镁,那滴定管里是edta滴定液,那变成紫颜色的东西叫偶旦染料。我不喜欢一辈子干这个,我喜欢学仪器。

  就在上仪器课时又赶上一个春天,“十年动乱”没有恢复元气的国家还是穷。下午两点上课,营养不良的我还是难打起精神,天啊,为啥不三点半上课,让我睡够午觉!老师讲的啥我听得昏昏沉沉,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晚饭后才清醒一点,赶紧看看书,把白天的课补补,要不就跟不上趟啊!

  到了工作单位,领导一见我就把我带到仪器工作间了。我很感激他,我觉得他有慧眼,一眼就看出我是干仪器的料。可是我还是午觉睡不够,下午常常不能按时上班;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后来干脆中午就坐在办公室,可是到了上班时间我还是睡得神志不清,成了同事们的笑料。

  后来,又后来,我的腰包鼓了,脸上泛起了红光,衣着艳丽了,住房宽了。孩子的欢声笑语把我的困倦赶得干干净净……

  春天来了,春天又来了。退休的我在河滨公园慢慢地散步,喜鹊忙着筑窝,麻雀唧唧查查地叫着,画眉唱着悦耳的歌,河里的小鱼也游动起来。走着走着快到晌午了,我该回家了,小鸟们也歇歇吧,春天的晌午是令人困倦的!
又到一年春困时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