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汉乐府中的春天

汉乐府中的春天

2015-04-03 15:34  作者:黑王辉   生活随笔

    “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一千五百年前,看到美丽的光,当时的文学家丘迟就情不自禁地写下同样美丽的诗句。这样的日子有些像今天,暖暖的阳光,柔柔的柳枝,娇艳的红花,明媚的世界。
    那时的春天,其实和今天一样,最适合相思。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饮马长城窟行》)这青青的草如同绵绵的相思,心爱的人儿在远方,梦里的欢愉让我一一寻去。我仿佛看到在希望的田野上,有窈窕女子驻足,凝望远方,望成一座秀美的山峰。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青青河畔草》)在汉朝的春天,同样凝望的,有高楼上的女子,青青草,郁郁柳,浓浓的春情,更增添了深深的相思。

    其实,春天本是歌唱爱情的季节,不应该这么伤感,桃红柳绿,莺歌燕舞,生活如此美好。所以,我们应该给春天增添一些暖色。你看,在城南一角,大道旁的桑树上,正有娇柔女子唱着调子轻盈的《采桑歌》。清晨的阳光里,少女沐浴着光辉,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而娴熟的采桑技艺,更是让人目不转睛。

    罗敷,中国文学史上一个闪亮的名字。她的出现,一下子夺去了所有人的目光,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陌上桑》)更难得的,是她对爱情的坚贞,即便是位高权重的“使君”也不放在眼里,“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你区区“使君”算什么!

    和她一般高绝的,还有一个叫胡姬的女子。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霍家的门人冯子都狗仗人势,当众调戏当垆卖酒的胡姬。他要喝酒,胡姬就给他捧来美酒;他要吃饭,胡姬就给他端来鲤鱼,但他仍纠缠不休。胡姬生气了,就怒斥他: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人生有新故,贵贱不相逾。(《羽林郎》)我爱我的夫婿,无论富贵贫贱,我们都要在一起,您哪,我还看不上!并不是所有的女孩都无原则地贪图富贵,总有一种青春因爱而爱,为情而情,千百年来,闪耀着熠熠光辉。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上邪》)这是两千年来惊天动地的歌,歌唱着像罗敷、胡姬一样藐视权贵、重情重义的女子,尤其在这样明媚的春天,读来让人尤为拍手称快。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西北有高楼》)毕竟,人间的春天已经来临了,爱情的春天还会远吗?
汉乐府中的春天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2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