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苦吟”不苦

“苦吟”不苦

2016-05-08 08:02  作者:张长海   生活随笔

  日前读贾岛,再次读到“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一句。反复推敲,生怕辜负。那句有名的题后诗重点强调,“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不想品读良久,对诗人的凄苦情味没有领悟,反倒觉得,对贾岛来说,“苦吟”不苦。
 
  “苦吟”,自然当是刻苦吟诗,即全身心地投入到诗歌创作中,反复推敲,仔细琢磨。诗人在诗歌创作上苦心孤诣,但无限放大了创作中的艰难苦痛,就本末倒置了。辛苦创作,劳有所得,原本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苦吟”不苦,是脚踏实地的充实。“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正是贾岛脚踏实地不断追求的写照。“三年得”运用了夸张的手法,生动地表现出诗人长时间在诗句字词上的琢磨;“双泪流”则形象地写出了追求佳句过程中的辛酸。他的诗即使在内容上略显苍白,但他硬是铸字炼句,严格要求,不断推敲,最终化腐朽为神奇。纵然他没李白的才情,也在群星璀璨的唐代诗人中取得一席之地。
 
  “苦吟”不苦,是劳有所得的愉悦。贾岛的诗情调偏于荒凉凄苦,这和他时运不济、仕途坎坷有关。对于作诗,他是这么描述的:“一日不作诗,心源如废井……朝来重汲引,依旧得清冷。”作者喜爱清冷而得清冷,便是他作诗的愉悦所在。在《宿山寺》中他这样写:“流星透疏木,走月逆行云。”他钟爱于字句精巧,用“透”来写流星从树顶上的夜空划过,用“逆”字写云行如月走。纵然后人评说“刻意求工”,诗人自己却以之为佳。否则以他“苦吟”的态度,不如心意怎肯罢休!
 
  “苦吟”不苦,是事业有所成的骄傲。此间骄傲并非贾岛,而是后人为他骄傲。他“苦吟”的创作态度对后世诗坛影响深远。“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多少帝王将相纵然炫耀一时,然而想留名青史不得,贾岛却能把一本《长江集》保留下来。他的诗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成为今日中国崛起的文化财富之一,并将继续流传下去。
 
  遥想贾岛,近思己身,古人说“知行合一”,既知“苦吟”不苦,那么就该把“苦吟”用在工作上,尤其是在党中央号召 “三严三实”之际。“苦吟”,就是要严字当头,使工作完善细致无纰漏;“苦吟”,就是要实字当头,使工作接地气惠民生。“苦吟”虽然体现不同的领域,但它所包含的严格要求与认真对待的态度,是落实的榜样。

“苦吟”不苦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8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