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爱到荼蘼

爱到荼蘼

2015-01-15 22:33  作者:周洁   随笔美文

        时光是回不去了,但心境却可以。我想回到那些想着、念着、爱着、期盼着、感动着的日子。
 
        佛说:物随心转,境由心造,烦恼皆由心生。当真如此。
 
        那些曾经划过心间的言语,虽已悄无声息的逝去,但我仍感念不已。年华不再,但愿人如旧。
 
        两个人,能把一杯咖啡喝成了一场盛宴,也能把一次邂逅变成了一生。
 
        我们只需要一次相遇,便能忽略千百次的别离。很多人相信缘分,我也信。即使擦肩而过,相遇总是淡淡的缘。十指相扣的,算是一生相守吧。
 
        四月了,我爱的白玉兰早已化作芳尘。窗前的树,空枝缀新芽,一夜之间竟长满嫩叶,繁茂如华。
 
        许是书看多了的缘故吧,想起那一日梦中,躺在一片金色的麦田里,像是躺进天堂的光芒。沿着喧闹的河流,一片绚烂的繁花,盛开着我的梦。
 
        这天涯,竟在乎咫尺之间。当我们历经世事沧桑,会不会有“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慨?弹指流年,倚靠着时光,在这短短的一瞬,是谁偷换了我的岁月人间?
 
        夕阳渐落时,正好与失意的人相遇,都凄凉在那一抹斜晖之中了。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写尽夕阳,却逃不了孤独、落寞与哀伤。“落日已将色去,残花应逐夜风飞”,看来,夕阳不在于它美不美,而在于它本就是“落日”。
 
        不愿听《琵琶怨》,再听一曲《琵琶语》,絮絮低语总抵得过悠悠宿怨。不为来生,只为那一天,在途中与你相遇。世间多少惆怅的女子,因为一首诗爱上一个人。像我这样精打细算爱着的人,终究为情所累。
 
        浮生,不是若梦。它原本就是寂寞。
 
        今夕何夕,今日何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如果我听懂了《越人歌》,是否便不再寂寞?
 
        柏拉图说:“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人,他的美好能唤起你对天堂的回忆,这就是爱。”我遇到的,兴许就是爱吧!那些缠绕在心上的,解开了,是结,解不开,是劫。
 
        爱情往往以微笑开始,以眼泪结束。前方的路上,还有许多的温暖,在静静地等待着。
 
        心情,是散落的文字,时而惆怅,时而渴望。我愿把心交给这一场忧伤,但愿它如梦中的记忆一般,朝开暮散。

爱到荼蘼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1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