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九月,落在画中

九月,落在画中

2017-06-01 08:20  作者:美语录   随笔美文

  在九月,我喜欢把秋天的画卷拉得很长,把你放得很远,绘出心中一幅水寒山瘦,给语言留一段空白,添补将日的记忆,给钟情留一段空间,填充天荒地老的日子。从我出发,一路向你行进,踏过如烟的往事,尘世间,不用记得我来过。
  
  画卷,天与地敞开着,尘世还是那么干净素白,等待一笔一画的勾勒。于是,点烟蘸墨,扶风作笔,殷红是落中,深绿是寒波,金黄是丰收,丛菊是篱落,白帆是过往,纷至踏来,若这些还不够,晨岚,暮霭,闲云,流水,远山,在阳光的投射下,跃然于纸上,与我的情愫交相辉映,眼眸中,看见生命的光焰一点一点显露深藏的秘密。
  
  还未来得及筹划好寂寞的章节,秋天就滑落进季节薄凉的端口。秋意与我狭路相逢。所有的景物喝足了白花花阳光,或羞红了脸庞,或挺立丰硕的胸膛,向我昂首我扑来,作出热烈拥抱姿式,心中暗藏的忧郁又一次选择作了逃逸者。我的天空很适合晚风中青鸟的飞翔,落叶的舞蹈,满纸的明媚,涂上感动,给时光延伸,拓展成一季缠绵的情事,画面陡然生动起来。
  
  我明白,一切终究是幻念,却沉迷其中,放纵倾情。以秋天为背景,把你安放在这个领域里,用熟悉或陌生的景物,营造一座远山,森林,河流,岛屿,还有黄昏的院落。任你驰骋,我尾随。心无旁骛。以此作一生最完美的模版。对你钟情已久,用素白的文字轻描淡写,终日撰写不休,你的秋水神韵总是不能恰到好处地绽放,这才发觉,离你太远,原本不惧得失,变得张皇失措,所有的聚散离合不再从从容容。思虑一重一重的憔悴。
  
  远山,秋天挺立的脊梁,并不清瘦,绿色是主题,火红相映,擎起蓝天白云。若是,你着一袭白裳玄裙,立于丹枫之下,苍崖之上,烟岚之端,阳光映在脸上,风拂长发,我在画前再次端详熟悉的安娴。突兀地,你离我好近,曾经疏离了的一种亲切的依赖,随风侵袭过来,深度地渗入我的骨胳。这时,我从一端启程,循着曲径,踩着时光的脚步,一路低回婉转,向着你潜行,如蛇一样,路边的丛菊朴素地绽开,温凉旅程的寂寞。你丛容的微笑,有迹可循,向我一寸寸靠近,这样,绝了所生的烦恼,模糊了悲喜。
  
  今天,在别人的文字里,看到了山长水远,这几个字多么的凝重。我的画卷有一条爱情的长河,波涛汹涌,这不足矣动摇我的执着。两岸的青山,秋的原野,芳洲长岛,那是你的家么?谁又是你应景的人呢,隐约有一座黄昏的院落,你是否在与愁共眠,或独立寒窗,我可以臆想出,落日溶金,庭院那棵柿子树涂上秋天的油彩,燃烧成一团火,思念如树上的硕果,又圆又红,厚重迫人,嵌入眼眸,触及心中蕴藏的柔软,温暖深邃而坚定。
  
  你望尽江上的过帆,记挂着另一种流浪。薄暮遮掩了门前的渡口,却不知,有一叶舟收帆待泊,夕阳下,它被一种灵魂牵引,抵御一路的艰难蹒跚而来。岁月的风波磨去了船头的锐利,如他的微笑温润,他的目光岿然伫立,直抵你的窗棂,离你最远也最近。
  
  一直以来,提笔执画秋天,总怕落叶的寂寞,分崩无数的眼泪。惟愿,缱绻在梦里,种下株株垂柳的绿影,掩映一泓碧水的清寒,看白鹭翻飞在四月的温婉。其实,秋天午后一米阳光也很好,坐落在彼此的视线里,听窗外落叶微弱的响声。将目光延伸,篱墙,丛菊淡开,生得娉婷茂盛,一种寒香,弥散温馨的记忆。遐思的眼神,乘着季节的风,奔向下一个旅程,目送夕阳离去。无须挂怀,情已永恒。
  
  黄昏悄然来临。鸟归了巢,桂花落了一地。庭静,蝉幽,风响,雾笼,灯晕。我这些散碎的、不被风尘渲染的心情,如院中纷飞的落叶,像失散多年的故人齐至,挤在门前,待我挨个的问候。一些阳光与秋意,属于此时的目光,是我的人间烟火。

九月,落在画中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13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