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天青色烟雨

天青色烟雨

2015-02-04 18:52  作者:性淡如菊   随笔美文

【一】
 
        缘分,如落在掌心的,化了才浪漫。爱情,如抱在怀中的冰,融了才唯美。如果可以,我愿青花,你则做瓷,我永远溶进你的身体,刻进你的灵魂,即使破碎,都在一起。
 
        关于男女之间的关系,张小娴说:“上半身朋友,下半身情人。”那青花与瓷的交缠,让我们忘了下半身与上半身的分别,只惊诧于这纯净的美,震撼这不染尘埃的静。爱美是人的天性,因美而忘了性,也许是一种纯粹的崇高。
 
        金庸小说里的天下第一刀客胡一刀,凭借他的武艺,完全可以带走陈圆圆,可他却守候陈圆圆二十三年,只为偶尔在她路过时可以看一眼,只要她幸福,这就足够了。我想,这是灵魂上的青花吧,金岳霖对林徽因也是如此,世界上很多的暗恋,许多的青涩的初恋,都是如此,藏在心灵深处,不沾人间半点烟火。
 
        旖旎,干净,内敛,清静,妥帖,飘逸,出尘。细读则透出曼妙与妖娆,如一个故事,如一部《红楼》,里面写满爱情。浪漫邂逅,经烈火煅烧,爱恨情愁的煎熬,岁月的沉淀,把魂魄熔在了一起,身子揉在了一起,有经过世俗的烟火,却超越了世俗,再也嗅不到一丁点尘世的烟火味。
 
        雪小禅说:“我初见青花,但觉得是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爱情,那蓝,仿佛是魂,深深揉在了瓷里——要怎么爱你才够深情?把我的骨我的血全揉进你的身体里吧,那白里,透出了我,透出了蓝,这样的着色,大气,凛然,端静,风日洒然,却又透着十二分的书卷。”
 
        青花瓷,书卷气,爱情,只有痴情而又饱读诗书的女子才读得出,等于是把自己的灵魂融进去,我们读到的是自己。我看青花瓷,就如读陈圆圆、西施、貂蝉、杨贵妃、王昭君、林黛玉、薛宝钗、鱼玄机这样的美女,不仅读到肉体,还读到灵魂。隔着几个世纪的烟,那么远,又那么近,可以触摸她们肌肤里的温润,感觉到她们的心跳与欲望。感觉到她们的羞涩,静丽,妖娆,惊艳,绝色,嗅到她们冷香。我不在乎她们是少女还是少妇,也不在乎她们曾经属于谁,我依然可以痴缠到底,美丽的,并不一定要占有,远远看着,也好。
 
【二】
 
        我喜欢慢生活,慢慢悠悠,边走边逛,我有我的方向。其实人生是一场长跑,当你慢慢悠悠走到终点,蓦然发现,终点上除了你,并无别人,那些跑得快的,都累死在半路上了。
 
        生命也是一场轮回,那古代小说里的每一个才子和佳人,帝皇将相,贩夫走卒,痴男怨女,都是我们自己。我曾经是贾宝玉,你也曾经是林黛玉;我曾经是西门庆,你也曾经是潘金莲。爱情是一场轮回,我做过商纣,你也做过妲己;我做过项羽,你也做过虞姬。回眸一笑百媚生,只是我们忘了自己是谁。
 
        不断地埋葬爱情,又不断地萌生爱情,过去、现在、未来,我们不断变幻角色,但依然可以通过灵魂的印记,寻见过去世中的蛛丝马迹。白瓷纯净无暇,如玉,如女人体,空灵剔透,只等她爱的男人把他的精魂融进她的体内,水乳交融,交缠出一段风花雪月的故事,才有了绝世的艳丽。青花是男人,白瓷是女人,文字是心语,朱砂印是吻痕,完美而高贵。
 
        恨不能手中捧着口里含着,恨不能纠缠一起生生世世,也许只能如青花瓷一般经过了水与火的煎熬,历经了岁月,才能读懂其中的深意吧。数百件,上千件之中,才有一件惊世之作,譬如世上的爱情,惊天地,泣鬼神的,是极少极少的,可遇而不可求,多少辈子才能演绎一场,所以弥足珍贵了。一个人又要等多久,才能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即使遇到了,一定能淬炼成精?
 
        思念飞长,时光煮雨,笔笔成伤,一枝嫩荷,几片枯叶,数缕秋风。跟着梦的脚步,寻找丢失的记忆,也许在风的终点,就能找到那个美丽的传说吧。时光清浅,梦如薄纱,透过荷叶仿佛可以触摸阳光的温度。相遇太美,相拥太缠绵,痛着,快乐着,直到花开荼靡,亦无怨无悔。一生一世,有此一回,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
 
【三】
 
        我倾慕那种天人合一的感觉,天地交缠,日月追逐,男女厮磨,晚上读完《易经》,方知阴阳之道,天地间的大道,就是平易简单四字。简,静,素,雅,人间大美。最美的,往往是朴素到极致的,譬如宗教,譬如艺术,譬如爱情,只一颗素白洁净的心,没有了尘埃,静了,无声了。不需要语言,也不需要文字,就可以心领神会。
 
        不要天长地久,不要信誓旦旦,不诉离殇,不言厌倦,不会无路可进,也不会无路可退。在时光里牵手,在青花瓷里缠绵,删繁就简,只剩下两颗心,一个灵魂。把一个身体,融合在另一个身体上,把一个灵魂融合在另一个灵魂上,形成完美的曲线,千年,万年,不离不弃。你就是砸碎了它,也是骨中有骨,肉中有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你端庄秀丽,我飘逸出尘。空灵,唯美,你是小龙女,我是杨过。一个绝色,一个极品。千年万年只为等一场花开,等一场地老天荒。只愿这样静静抱着你,直到永远,忘了世界,忘了年华,忘了轮回。陶醉在爱的世界了,再不见伤痛和沧桑的痕迹。
 
        摩挲这玉润的肌肤,眼中早已烟雨蒙蒙,或许我就是一株莲,种在白瓷之中,不为名,不为利,只为这人间最美的邂逅。最繁华的,往往是最寂寞的;最喧嚣的,往往是最寂静的。尝尽人间烟火,只愿得一人而终老,在极静里,涅槃成佛。
 
        情到伤处是绚烂,爱在纠结里妖娆。云在雨上,雨在云底,是怎样一种浪漫?走在青花里的,多是唐诗宋词,唐时的云,宋时的烟,氤氲在文字里,摇曳着绝代的风华。伤痕累累复归平淡,情到极处复归清冷,在这冷与静里,回归最初的自己,让生命冒出一抹绿意。
 
        雪小禅说:“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在等吗?如果值得,一定要等。等你在时光里,等你在永恒里,直到风烟俱净,所有的故事都回到最初。我是青花,你是白瓷,在天青色的烟雨里,回归永恒的寂静,不再起落悲欢。

天青色烟雨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1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