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洮儿情思、冬月雪

洮儿情思、冬月雪

2015-02-04 18:53  作者:耿彪   随笔美文

洮儿情思、冬月
 
        冷冷落落的滢火,点亮了街上的濛濛华光,站在窗前倾听雪儿的歌声。火焰的心,在这冰封的世界里被虚伪与无情的风刀割碎。
 
        今又渡冬寒飘雪的日子,孤旅的苦行僧泅困在情的世界,风沙的临近,我又听到身体,慢慢开启思念的声音,心灵的钟声敲响生活清冷世界的大门。
 
        在梦里慢慢传来,记忆的声音,是谁?能抚慰相思的枫叶。风沙与雪的跌落,谁能领悟炸裂的瞬间,復盖了流星划过的轨道。微弱的爆响,越过年少的梦境。我独自一个人,在这冬月的夜风中站立成一尊风雪的雕塑。泪水从何而来?我火焰的思念,封冻着季节的往事………
 
        尘世间的人儿,举起深碎的雪花酒杯,仰望天宇间,遥遥记忆着那串千古不动的风铃。心,封冻成一颗水晶,面对浩浩银河,悄然升起的洮儿晓月,朦胧中照亮着凄冷的大地一片飒飒。独坐窗前,品尝苦涩的洮儿河水,160度的火焰却燃烧不动记忆里冰的雕塑,回首着往事的人生电影片段,
 
        封冻久远的心之伤痕,又一次凛冽出血痕,犹如冷月的寒霜,悄然无声地将所有故事抒写成心之书,以诗句的花蕊之笔,写入我孤旅的行程。
 
        或许一曲“九妹”,述说着童话故事里的独白,而泅渡人生的风景,是凄美的抒写,又在我人生的秋与冬中铺展成“忆之翅”。
 
        粗犷而狂笑的风沙,飘过七千里腾格里沙漠,越过历史的河床,在科尔沁的腹地,在大沁塔拉草原,在时空与星空绞织成一个人间童话………在风儿与狂沙,在白色与黄色的苍茫中抒写季节的豪情。
 
        流走的岁月,冲不走记忆里的文字与情愫,面对着人生的脚步与回眸间的印痕。雪儿与风沙无语,洮儿河静谧成雪与冰的死海。唯有“咔、咔、咔”的雪地声音,映照在夕阳余辉的黑与白之间。冰封如裂的黑土地,在向北风倾述着纯真的故事,白色晶莹的雪儿,舒展出天与地的纯情,抒发出人们向往真诚与友善的净土。风儿劈开愚味与铜臭,撒向城市的每一条街路,留给城市大理石地面一层纯真的洁白。让人们一时忘记腐朽的钢筋水泥,远离兽性的本源,恢复天真与烂漫。雪儿与风儿,是天的真诚,地的圣之灵光。
 
        我一个人,独步在钢筋水泥的牢笼里,吸收着混凝土的腐烂与铜臭,窒息了心的空气,使血脉肮脏的如地沟,我加速走出城市,来到洮儿河宁静的冰雪中,仰望着残阳如血的天宇,大声呐喊,“让我的血液流走,让心之灵魂净化。还我纯情。”天地同声…………

洮儿情思、冬月雪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1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