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故乡月落霜满天

故乡月落霜满天

2017-09-27 11:21  作者:康妮   随笔美文

  人来如尘土,去如飞鸿,在尘世中劳碌一生,来时一无所有,去时两手空空。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懵懂中渡过,我宁愿相信人是有灵魂的,我宁愿相信受苦受难的母亲,她卑微而弱小的身躯从此脱离苦难,她苦难而善良的灵魂从此进入天国,而不相信她已经永远的离我们而去!
 
  午夜再次惊醒,泪如泉涌,眼睛不适多日,告诫自己不再哭泣,可是从昨天表弟告知母亲托梦给他,我又心不由己了。
 
  妈妈说:在那边又冷又饿,孤单寂寞,穿的衣服太薄,屋子进水了,又冷又潮湿,……这一切像梦像又像风……事实是逝去一个多月的母亲一个人睡在故乡潮湿的山岗下,留下孤单的父亲,孤然而凄凉。
 
  我赶紧打电话给哥哥、姐姐和弟弟,告诉他们梦中的一切,并按民俗给在那边的母亲买了各式各样吃的、喝的、穿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倒在十字路口。
 
  希望母亲吃了用了这些在那边不再挨饿受冷!
 
  月是故乡月,人是他乡人。又近中秋,明月高悬,千里相思,万里倥偬。面对一轮皓月,我已麻木多日,不知今年中秋如何过。
 
  我出生在农历八月十二,今年的国庆日是我的庆生日,也是母亲的受难日。
 
  母亲从没有说她那天自己经过了怎样的苦难历程,有多疼痛,只是笑眯眯的说:“那是国庆日,快到团圆日,是喜庆的日子,那年快生你的时候我把咱家地里山药提前收回家,那年上冻早,等生下你后,别人家山药大多被冻。”
 
  从我记事起每年我的生日她就做着农家好吃的饭菜,也是我喜欢吃的饭菜,即使那几年我上大学不在家她也没有忘记给我过生日。最近几年她疾病在身,但她总能想起这个日子,提醒我过生日,今年这个日子我不知道该怎么过?我也不知道三天后的团圆日该怎么过?
 
  自母亲患病行动不便以后,家里的节日大多我和父亲安排,父亲弄饺子馅儿我弄皮儿一起包着饺子,我时不时逗逗盘坐在热炕上的母亲。我们忙碌着,充实着,快乐着,感觉特别安心。
 
  今年的团圆日我很渺茫!我不愿走进那条小巷,不愿迈进那个失去母亲味道的家,不愿看见孤独苍老的父亲,不愿看见悬挂在老屋子里披着黑纱的母亲遗像,那条小巷那个家因为她的离去而黯然失色!
 
  母亲出生在抗日战争胜利前夕,她说小时候见过国民党兵,那时候姥姥家孩子多日子非常贫困,解放后又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姥姥家每顿饭的面都得用秤称,否则月底一家人就得挨饿。
 
  所以打小母亲和姨姨舅舅身体都不怎么好,成家以后又拉扯了我们兄弟姊妹四人,父亲为了生计奔波在外,母亲支撑起一大家子生活,家里地里的活不停地忙碌。随着我们成家立业,母亲身体每况愈下,就在我生产前夕母亲突然患脑血栓病倒,治愈后拉下偏瘫残疾,但她仍然坚强的生活着,帮我和弟弟照顾大孩子,以前大哥大姐家孩子也是她照顾大的。
 
  母亲吃素,天忌,心底善良,在村里喜欢接济邻里,喜欢红火热闹,好客,村里婶子大娘都喜欢母亲,得病后村里二大娘放下地里的活儿,带着大娘婶子拿着自家产的鸡蛋坐在三轮车来看望母亲。
 
  到县城居住后她也与邻里相处和欢,母亲自患脑血栓后,有点语迟,有位大婶和我说:“你妈妈性格好,就是她不爱说话 我们也愿意和她一起坐”。
 
  母亲在外面也还乐于行善,得病后蹒跚行走,路过街口遇到乞讨者,如果我匆忙忽略过去,她会紧紧揪住我的衣衫示意我接济行乞者,受母亲影响,我总是不由驻足街头掏出一些钱接济乞讨者。
 
  母亲做得饭菜好吃,我们兄弟姐妹喜欢,虽然她的素菜没有荤味,尤其红豆粥开水面饼和自家粉团炸油饼,有妈妈味道有家的味道。
 
  和母亲的回忆太多太厚重,我们怎能忘记? 母亲给予我生命陪伴我半个世纪,给予我最无私的爱,这份感情是那么厚重,我再也无法回报!再也无法忘怀!
 
  总怕面对她离去的这天,但还是面对了,这是我人生道路上最残酷的事情,它让我痛彻心扉,让我思念肆虐!
 
  母亲走后,姐姐说她心空了,我自己感觉心里的一尊活佛浑然坍塌,灵魂被抽走,再不会像以前无所顾忌的欢乐了 。老舍说:有妈的人,即使活到八九十岁,在母亲眼里也是孩子;母亲不在就像插在花瓶里的花,虽然有色有香,但没有根,我现在就是没有根的花朵,我现在就是没母亲疼爱的孩子!
 
  现在我深切体会到‘子欲孝亲不待’,去衣服店我不敢扫视老年妇女的衣服,去超市不敢扫视母亲常喜欢吃得食物,大街上看见颤颤巍巍走路的老人就想起母亲,妈妈,为什么让我们掉进这个思念的深渊!
 
  天下的儿女们不要让爱留下遗憾,不要让工作忙成为借口,不要让朋友相聚占用你太多时间,要多回家看看,看看孤独的爸爸妈妈!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不要留下太多遗憾!
 
  愿母亲在天堂国度一切安好!也愿天下老人安康!

故乡月落霜满天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146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