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古庙依霜雪,行宫散浮尘

古庙依霜雪,行宫散浮尘

2019-07-08 16:17  作者:网络   随笔美文

  冬纯洁之至,北风却无不寒冷。漫过一季白露至冰霜,海棠铺锈,青瓦沾一层洁白,清幽而瑟冷。簌簌飞雪若梨花散落,空气中也释放着雪的清香。紫陌红尘绝于雪季,数峰清苦,北风长驱,无心间倚竹天寒,目送归鸿,才知冬意。点一炉烟火,便为冬日之暖,至此,竟不觉冬日苍凉。
 
  雪季是安静的,隐约间听得一声鸟啼,诧异不已,但觉风十里沿袭,尘土飞扬,却是遮住了日光之明朗,星月之柔辉。如此这般,反觉春风招摇而不实了。北风固然寒冷,只是苍松劲竹并不为所动。梅花掩雪暗蕴其香,纤细的花儿亦守望着三九严寒。我只愿捧一怀白雪入冬,凝望红炉煮雪。雪在一刹间化开,雪水空明,炉口氤氲,我在烟雾中入梦……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这两句很有神韵,就我看来,红泥本身就极富灵气,跃动着小火的红炉,就该是诗章,是禅境了。雪化在红炉中,像融入不灭的凡尘,化开的雪水则是岁月的眼泪,在烟雾下升华成烟雾,在安静的注视下弥散。
 
  轻轻拈起凋零的梅花,在心之一隅响应着岁月的钟声,我呼唤着天涯,在下雪的季节遗忘一切。雪下,炉前,闪烁的烟火和记忆,从寒冷的泪眸中渗出,泫然泪下的冬,在温暖的一侧茕茕孑立,在火前诉说着梦。火光映在脸上,全是烟云与星辉。红炉无言,像充满笑意的佛,一切都不可言也不必言,只有从时间的均匀与漫长中听出回答。秉一盏青灯,在路上照亮天空。雪如云蒸霞蔚,滴在指尖才感到冰凉。雪漫天际,连接着天地,跳跃着下落,落在梅花瓣上留住一世清香,飘在竹节上坚守一身傲骨,钻进红炉中煎熬一生岁月。雪在心中滴落,沉冷了,碎碎的银白像月光,缘梦际流去,在红炉前飘曳。
 
  古庙依霜雪,行宫散浮尘。青灯古佛在心中长存,飘散的雪在云归处重聚,炉中的雪在翻腾,雪水化三九寒冬为岁月的真谛与不灭的梦。
 
  幽凉的雪永远在我的心之一隅纷纷扬扬。青瓦上的霜透过了瓦面,我的心中有一座草堂,瑟索一冬,伴着红炉下的雪和心一起跳动,炉间的雪在冬的眼泪里散为烟尘。红炉煮雪,煮的是一生的寒冷,在红尘千丈与冰雪万尺间明明灭灭……

古庙依霜雪,行宫散浮尘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15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