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万丝烟柳,难系兰舟

万丝烟柳,难系兰舟

2019-10-31 16:32  作者:网络   随笔美文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泪珠阁定空相觑。一溪烟柳万丝垂,无因系得兰舟住。
 
  雁过斜阳,草迷烟渚。如今已是愁无数。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过得今宵去。
 
  这阙清丽婉曲的宋词,诉说着一个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
 
  杨柳岸,清溪畔,时光拨响了别离的清弦。他和她久久伫立,难舍难分,执手相看,无语凝咽。
 
  他是风流才子周紫芝,她是青楼名妓李玉娘。官宴上的一次邂逅,铸就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彼时,周紫芝一介书生,穷困潦倒。玉娘甘愿用自己的钱,赎身从良,生死相随。许是周紫芝沉稳的性格和不凡的谈吐打动了玉娘的芳心,也许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爱了就是爱了。爱他,就甘愿天涯相随,甘愿患难与共。
 
  在一起的日子,她为他亲手煮羹汤,为他穿线做衣裳,并悉心照顾他的家人。任劳任怨,无怨无悔。
 
  可是,在男人的生命中,除了要有携手红尘的女人,还要有光耀门楣的功名。周紫芝终究是血性男儿,他不甘碌碌无为一生,不甘穷困潦倒一生,他决心踏上仕途之旅。
 
  红尘中,有花开,就会有花落;有团圆,就会有别离。世事沧桑,爱情路上也总难逃脱别离的宿命。
 
  只要是别离,哪怕是短暂的别离,也足以令人心中凄恻弥漫。
 
  那日,玉娘伫立在别离的江畔,思绪万千,惆怅满腹。一颗心儿浸在别离的苦痛里无以言表。
 
  缭乱的离愁,就像漫空漂浮的游丝,拂之不去。心中深爱的人,就像漫天飞舞的柳絮,漂泊不定。泪眼朦胧中,一叶兰舟载着绵长的思念飘向远方,飘呀、飘呀,直飘向玉娘眼睛触不到的远方。
 
  不知何时,太阳已将柔光披拂于西山之上。斜晖脉脉,碧水悠悠。玉娘久久地伫立在杨柳岸边,任丝柳轻柔地拂过如玉的面颊,任斜阳拉长娇倩的身影。
 
  玉娘的心犹如被掏空了般,空荡荡的。仿佛,那叶飘走的小舟,带走了所有的快乐和希冀,她的眼睛写满了哀伤和幽怨。伸手,拂过掌心的柳枝多像他昔日双手相牵的温柔。万丝烟柳,竟无法系住飘远的兰舟;万千柔情,竟无法挽住匆匆离开的脚步。
 
  今日一别,何日再见?又或许,纵然他日相见,君是否又会铭记奴家的容颜?
 
  夕阳将最后一束柔光倾泻到群山之上。蓦然抬头,一排大雁引吭悲鸣,飞向了远方。莫非,大雁也在寻觅远方的伴侣吗?
 
  烟雾覆盖了沙洲,草树迷离。如今,离愁郁积,多得不可胜数。周紫芝走了,带着玉娘深深的思念,乘舟飘走了。从明天开始,玉娘要习惯一个人的生活,独自迎来日出,独自送走夕阳,独自烹茶煮饭,独自侍养双亲。
 
  明天的事情姑且不去思量,可是,今晚的寂寞该如何熬过?没有你的夜晚,世界漆黑冰冷;没有你的世界,生活就是一座荒城。远方到底有多远?是千里之外?还是万里之遥?
 
  玉娘的心湖被别离的狂风吹得汹涌起伏,难以平静。
 
  周紫芝也并非薄凉之人,玉娘的心情和担忧他也十分清楚。况且,他是真心喜欢玉娘的,玉娘对他的付出和爱,他了然于心。
 
  自别后,他对玉娘的思念并不比玉娘对他的思念少。分别时的画面成了他心中永远抹不去的风景,时常在脑海中一幕幕回放。
 
  周紫芝研磨提笔,写下一阕《踏莎行》: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泪珠阁定空相觑。一溪烟柳万丝垂,无因系得兰舟住。
 
  雁过斜阳,草迷烟渚。如今已是愁无数。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过得今宵去。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相爱的人总是能洞悉对方的心。这阕词,将依依的别离,深深的思念描绘得淋漓尽致。
 
  怎的人如天上月,虽暂缺,有时园。这世界很难数清有多少情非得已,难以预测有多少聚散别离。
 
  多么希望,生活之舟只载团聚,不载分离;只载欢愉,不载愁郁。
 
  红尘深处,最暖人心的是和爱的人在一起,粗布素衣,清茶淡饭,一起看花开花落,一起听林间鸟鸣。无论晨曦,亦或黄昏,简朴的房舍中都飘荡着舒心的笑声,弥漫着醉人的温馨。若能如此,人生足矣!

万丝烟柳,难系兰舟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150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