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春雪画暖,亦生香

春雪画暖,亦生香

2015-02-13 14:46  作者:馨怡   随笔美文

        立了,纷纷扬扬的飞曼妙如花,一股润润的暖意,迎着春的期许款款而来……
 
        ——题记
 
        冬春交替的时候,春花依然在酣睡里萌动,若北国少了飞雪入画,连心情也是清冷的。始终期盼一场飞雪的景致,画一方银装素裹的北国风光,这晚来的春雪,到底是擦亮了萧索的季节。许是“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立春了,天空飘起了雪花,世界陡然增辉,映入眼帘的是那一瓣瓣莹莹的白,白里渗着润润的春光,湿湿的香气直润毫端,一股暖意缓缓漫过心坎。
 
        北方的雪,应该带着一种厚重的气息,舞出洋洋洒洒的激情,舞出落落大方的洒脱。然而,这雪姑娘却舞着轻柔的步履,轻轻落地的姿势,犹如小家碧玉的纤纤细步,带着婉约的轻柔,那么娴雅,只浅浅一望,便映于眸里,刻于心间,那景致颇似江南雪的温婉之姿,似乎连心中那份储藏已久的渴盼,也隐隐流动着一丝暖意,不禁思绪滞留在一片春光的境域里……
 
        雪纷纷扬扬的在天空飘着,似玉片,如鹅毛,随风旋转,如《诗经》里采薇女子飘逸的裙袂,又似谢道韫笔下的温婉柳絮,那翩跹的舞姿,震撼了季节焦渴的眼眸。毛茸茸的白花挂在树枝上,点缀了一抹多情的白。大自然与暖雪亲抚,一股润润的香气中上升,随风弥散,一派“天街小润如酥”的温润,落成一片清亮的天地,心地无比清莹,一天的忙碌和疲惫顿消。
 
        雪花轻轻地落在眉间,润润的清凉都是心里储意的纯好。雪衔着诗意的画笔,在季节的画布上点景成暖。春风抽出的一支新芽,将如雪的相思,一并入画,开成一片绿色的希望。许是那纯洁的颜色,入了心底的温馨,便成了纯美的记忆。冬去春又来,谁依旧守候着青石桥边似水的影子,装点了我北国的图画?月光如流苏而泻,谁又将思念挂在月光的呓语纸里,低吟浅唱!
 
        写在岁月纸页的痴爱深情,纯洁如白月光,便成了温润心灵的琥珀。我的冬季附上一句你的“情怀如初”,心湖缓缓漫过一股春水般的暖流,冬季怀揣一句暖语,就是一个暖冬了。春夏秋冬,每个季节的扇面,都是着了胭脂红的深情。三月的春红,开到深冬,就开成馥郁的梅红,直开到彻魂彻骨,开成一束嫣然欲滴的相思红。因了暖雪的轻吻,腊月梅红里烙印的唇痕,映着一束春红的嫣然,烁疼了谁的双眸?
 
        有雪的天气,把嫣红凝结的心事,放在雪的空灵中浸染,心底也会绽放出一丝悠悠的暖香来。用心捧起一朵雪花,就捧住了一朵极致的美丽,轻嗅那一抹清澈芬芬,即便沦为一滴晶莹的泪珠,那纯,那真,那热情,那温润,安暖着一颗琉璃玲珑心。一枚雪花犹如一朵情花,开出惊魂的美丽,开出合宜的香气,开出温馨,开出萦心的红,开到落泪,也会开出岁月的活色生香。
 
        无论怎样的风笔,都描绘不了这绝美的风景,还有心里如斯的情感。望着万里层云,循着雪的足迹,只影随雪去。一个人置身于雪中,正好可以听雪,身前身后,一味的白,只有雪在周围静静地飘落……用心听雪落的声音,那么柔婉,那么动人,如江南小调里的柔美韵律,更似琵琶弦上诉相思的深情吟唱,那是爱人耳边的切切低语么?
 
        如是,听雪的同时,得用心去细细品味雪的语言,方能品出雪的白、雪的暖、雪的空灵。品雪,品的是冰清玉洁的心怀,品的是一颗纯纯的初心。读雪,读的是一份浓浓的人情味,读的是一怀洁白无瑕的雪骨情。世间的花朵千万种,我唯独对一枚雪花情有独钟,是因初心不改,情怀依旧,一片冰心在玉壶。如是,停滞于心的盼春情节,捂上一个冬天,依旧是洁白、纯好、真诚的一颗初心,摸一摸,温暖如初。
 
        飘雪的时刻,怀着暖心在雪中撒欢,嘴角的笑意是柔柔的弧线,连眼角滚下的泪珠都是热的。轻轻转几个小圈,衣服、围巾、发梢上都沾了雪绒花,一股幽幽的清香布满全身。仰起头,雪落满脸颊,张开嘴唇,伸出舌尖,那润润的香气直入心扉。兴奋之余,伸出双手轻轻捧住一枚雪花,将掌心的那滴晶莹的清露,小心翼翼地送到唇边,与一片期许中的春光亲吻,犹然,心里溢满一个暖融融的春天……
 
        雪,是雨的精魂,是春的使者。雪唤醒了新的生命,雪清润过的大地,是丰收和希望。惟愿怀着一颗初心与暖春相期,唱一曲时光静好,岁月安然,唱一曲不老的歌谣,绣一纸春光明媚,眸里,已飘然赴向心仪的那片天空,一片春景已跃然纸上,春风拂面,紫燕衔春来,春花嫣然,茉莉芳菲。春雪有暖,也生香……
 
        (原创作者:馨怡)

春雪画暖,亦生香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15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