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赤梅红遍寒冬雪

赤梅红遍寒冬雪

2015-03-06 15:42  作者:墨语阡陌   随笔美文

  梅,寒冬而放,风过留香,本是冬的使者,有着高傲坚贞的性情,做落尘间后花开成海,一片赤红,艳丽灼灼似要燃尽冬的严寒。
  
  那一年,盖大地,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一种颜色,只有白,在冬阳下尤为刺眼,呼吸中一片赤寒,无人会在这种天气外出,只因寒风无处不在。这一年,冬仿佛一夜之间成长成了一个苍茫的大汉,逼人的气势流转在世间,雪盖树顶,沉重的戾气压得它抬不起头,伏着身躯不见了日的生机,冰冷的石,高耸的山,无不臣服在严冬的脚下,甘为臣子,冬的世界尤为寂静,万物的无声更显的这个白色的世界空旷无垠。
  
  记忆中戈壁下,盛放着成片的梅,红的炙热,灼人眼。连成海的梅林成了寒冬中唯一一个敢于和严冬抗衡的勇者,灼灼的殷红如火一般染红了半边天际,大雪盖了枝头,在雪的施压下,赤红的梅更显的气势如虹,戈壁下的红燃烧着,那般妖娆。寒风阵阵,像是冬的助兵,狂躁的刮着,势要与这片火海一较高下,霎那间,天地间声势浩荡,狂风滚滚,梅寒袭人,粒粒的雪沫盖天而来,这里好像上演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决斗,是风败于火,被梅盖下声息,还是梅输于冬,红飘于雪,没有人敢于轻下评论。
  
  雪花纷飞,阵阵的雪沫缠绕在了红梅中,墙角的一枝红梅在深夜中冉冉而开,夜色深了月,风声缠绵。无人而立的院落中,那点点红梅寂静的开着,晚间的飘雪还遗留在枝头,冬的温度尚未使它消融,这一次的雪仿佛特别眷恋这支梅。
  
  前世的的场景历历在目,阵阵的狂风暴雪声犹如昨日在耳,那场声势浩荡的争斗无人观看,却史无前例的震撼,那一年,残雪眷揽着殷红,汇成了一片长河,流到天际,风停后的谢幕等来的是一场两败而亡。华丽的决斗中,没有一方肯放下高傲的身段,没有一方肯接受自己的将会是输家,在这场决斗中他们一方面不肯服输,一方面却又深深地为对方的勇气毅力折服,不肯服输的双方双双归了寂静,风缠绵着为他们举行了壮烈的葬礼,一条红白娟河通到了天边,这一世,他们在风中而亡,在风中定情,在风中结束了他们尚未开始的恋情。
  
  夜色中,月光洒遍了大地,院中小径通幽处,弯弯转转的通道了树下,夜色下的树冠如火盛开,怒放如炙,颇有当年的风姿,只是这一世,寒冬没有那么烈,风声没有那么狂,梅却一如既往的妖娆,洋洋洒洒的雪沫在风中伴着起舞,模糊了梅影,清淡的梅香在雪中好像突然绽放,悠悠催人,风声,雪影,梅姿,是谁负了谁,谁有遗情不忘。
  
  红炙如火,雪寒动天,泠泠的寒风又续写了下一世。
赤梅红遍寒冬雪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1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