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红楼梦醒,己过半世浮生

红楼梦醒,己过半世浮生

2015-07-22 16:10  作者:殷大军   随笔美文

  窗棂外这个初夏的夜晚显得有些漫长。凭栏远眺,那飘落纷扬的细给世间万物披上不尽的凄凉。青滕叶蔓爬过长廊的木架布下阴森森的花荫,碧水绿杨散发的氤氲气息也弥漫着淡淡的忧伤。鹅卵石铺就的甬道蜿蜒曲折向前爬行,那道旁浅草丛中蛰伏的夏虫鸣叫声听的让人心慌。
 
  从如盖的荷叶上“扑嗵”一声跃 入水中的蛙儿似乎要扯破这夜的寂寞,谁知却惊得那一树树艳的让人心惊的花瓣纷纷坠落水中,随着一弯缓缓流淌的溪水消失的悄无声响。蘅芜院屋前的芭蕉在细雨中敞开那宽大的叶片,潇湘馆院后的一簇簇翠竹也在夜风吹拂下不停的摇晃。
 
  怡红院的灯光努力挣脱窗纸的束缚,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透出微弱的光亮。此时的宝玉是否因遭到父亲的鞭苔在灯下发奋苦读,还是在和黛玉绻情缠绵,夜阅《西厢》?
 
  这不是意境,这是我的《红楼梦》乡。循着幽幽夜色随风潜入大观园中,像刘姥姥一样,踏着蜿蜒曲的幽径,绕过怪石嶙峋的假山,到处肆无恣惮的闲逛。陪贾母聊天说笑,闲叙家常。看黛玉临溪葬花,神情惆怅。和宝钗品茗对奕,弹琴焚香。与宝玉饮酒作诗,闻风声虫唱。听风姐明里将马屁拍的似水无痕,砰然作响。暗地却柳眉倒竖,跋扈飞扬……这里的爱重如山,愁深似海,情薄像纸。所有这一切给我那弱不禁风的心头镌刻上满满的愁绪和纤纤的忧伤。在世人面前,我努力想把这一切叙说成我心底最忧郁的故事,怎奈何未曾开口,却已泪流两行。
 
  如今我已风尘满面,鬓发如霜。激情飞扬的青已跌失在红楼之外那纷扰繁杂的尘世之中。贾宝玉林黛玉的痴迷情事我始终未能描摹成花好月圆,薛宝钗心中的金玉良缘我也没有叙述成皆大欢喜。我唯有将那一季的的风花月、庭树阶柳演绎成渔舟唱晚的缄默心绪,并在心中祈求“干红一窟(哭),万艳同杯(悲)”成过往。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怎就遇见他……”《枉凝眉》在耳边缠绕,在心中呤唱。我俯拾起遗忘的记忆,用寂寞的文字,将这一场红楼绮梦铺陈于广阔无垠的笺纸上。
 
  时间飞逝,日月添增。一场红楼绮梦终将醒。蓦然回首,却惊诧于,匆匆,已过半世浮生。

红楼梦醒,己过半世浮生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35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