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钗头凤,淡淡的哀愁

钗头凤,淡淡的哀愁

2015-07-29 08:05  作者:倚念   随笔美文

  “红酥手,黄藤酒,满园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吟着陆游的《钗头凤》仿佛回到了那个风飘摇,狼烟四起的宋朝!来到陆游的身边,倾听他的哀思与留恋,他在低语,声声话思量。
 
  在一个纤雨缠绵的季节,梦把我拉扯到了那个千古遗恨的沈园,看到了那青衫独立的陆游,素纱白锦的唐婉,他们两两对望,却无言以对。他们眼中写满了思念,却无从诉说。这思念千丝万缕,然而却欲言又止。
 
  此刻,唐婉身边已有一个他陪伴,而陆游依然孑然一身。在这场凄美的爱情故事里,是谁负了谁,是谁凄凉了故事的结局?是否在陆游提笔写下休书的那一刻起,这份感情注定是以悲剧来告终。曾经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言从此灰飞烟灭,过去的深情,覆水难收。
 
  故事里的故事,是陆游负了唐婉,还是缘份太浅?人的一辈子,平平淡淡就好,为何要他们承受封建的无情,世俗的肤浅呢?爱情,难道到了最后,像风中转蓬一样,各自渡向上渺茫,相忘于人生的荒漠,这样才能原谅过去的错过与过错么?上天既然赐与他们一场惟美的爱情,为何不顺便赐他们一场地久与天长。一颗凡心,承受离别就会黯然,不能承受天人永隔的折磨。更不能承受两两对望,相互回眸时,却生生被分离的苦与痛。
 
  沈园相遇的那一刻,伊人微憔悴,只是伤心往事难追忆。唐婉是个好女子,自有人相惜。所以,她的身边有个赵士程时刻相守着。赵士程对唐婉的执爱不亚于陆游,至少,赵士程是以一个丈夫的身份来守着这个女子。或许,对一个女人来说,这样实实在在的陪伴,足够抵挡天长地久的诺言了吧。这样细水长流的爱没有保质期,也就永远都不会过期。在那么一个朝代,这样的生活该是够了吧!我想,至少对唐婉这般安静的女子来说是够了的,至少,她在婚后的这些年,是幸福的。幸福,只有真真实实的来过,生命才若花,只盛开一次,便黯然消逝。即使,这一次消逝是为了陆游,可她曾幸福过,不是么?
 
  如果,他跟她不相遇于沈园,思念也不会如此的翻江倒海。如果,他跟她不相遇于沈园,他们彼此都会静默安好。想起彼此来的时候,只是淡淡一笑,而不是这般的彼溪若愁,看不到彼岸花开的孤寂…
 
  当思念决了堤,泪会倾盆如雨下。一首《钗头凤》便深深的将他们都牵扯在一起。原来你还是在乎我的,原来我还是爱着你的!可为何你这般狠心,一纸休书就将我们的幸福催毁,一纸休书就刺伤了我们曾经的恩爱!沈园里的故事,因为《钗头凤》变成了凄凉的无言的结局…
 
  她因为思念成疾先他而去,他在沈园里题的诗,幻化成一滴滴的泪。晶莹了曾经,滴痛了听着故事的我们。她在沈园里续篇的诗,成了他心头的痛,成了无数后人的伤。敢问,读过他们故事的人,谁还敢把这段故事忘却。他们留给我们的思考,不是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而已,还有许多许多……
 
  一滴滴的泪,敲痛了陆游落魄的心。爱,从不提及,却未曾离开。当那些慌乱而深沉的记忆,黑暗的年月以及厚重的过去,重生后再破灭,这样的他们,宛若荒草,飘零着生命的孤独。这份爱,握疼了陆游唐婉的心,凄美了这个故事的结局,隐隐刺痛了我那颗尘封的心……

钗头凤,淡淡的哀愁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3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