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心情随笔 > >那人,那伞,那江南

那人,那伞,那江南

2019-10-31 16:25  作者:网络   心情随笔

  一帘潇湘一帘,半城江南半城烟。
 
  无疑是喜欢江南的,那痴念多时的江南,那倾心已久的水乡,那古韵袅袅的乌镇。
 
  “亭台水榭、木阁画楼、回廊巷陌、青骨纸伞、梨花别院、月夜的小桥、蒙蒙的细雨、浮动的桨声、咿呀的乌篷船、蜿蜒的流水…”一提起江南,纷繁的联想便由此而生。
 
  翩翩的公子一袭素白的袍子抑或是衣袂飘飘的青衫在石桥上秉扇踱步,温婉的女子换上淡雅的旗袍抑或是柔软的绸缎,挽起如瀑的长发,撑着一柄油纸伞款款而行,融入这江南烟雨。正是暮时节,江南的三月,花儿开满了枝桠。白的、粉的、淡的、烈的。花瓣随风飘散,青石板上落了薄薄一层,落在公子的衣襟,女子的纸伞。
 
  青石板铺就的小巷,清幽寂凉。喜净的人儿,一走进就不愿离开。几把古木椅,一张石桌,可成一盘棋。无论是附庸风雅的谦谦君子,或是聪敏灵秀的江南姑娘,还是两鬓斑白的老者,执子落棋间都带着江南气息,别样的雅致。几杯清茗氤氲的水雾携着淡淡的清香,在这静谧的小巷散开。开成一幅古韵水墨画。
 
  花影扶疏的绣楼,透过陈年的檀木窗,艳丽的晚霞染红了姑娘的脸颊,大家闺秀或是小家碧玉,轻托锦绣,绣花针上下翻飞。塞外的花开不出江南的心思,素雅的青花瓷怎敌绣花针几番细腻。
 
  清澈的流水在桥下涓涓流过,石桥两岸,烟柳垂条,绿水人家,白墙青瓦。屋檐下老阿妈的吴侬软语,随着这流水涣散为绵绵不绝的江南韵味。几个妇人端着木盆,拿着砧板,古老的捣衣声,触动了多少游子的柔软。
 
  水中倒映着房檐两角的灯笼几串,微风踩过水面,惊起层层涟漪,水中的倒影飘摇开来。乌篷船上的老者,迎着风,划着桨,渡着千年第一回的姻缘。朴实的渔夫撒开网,唱起悠扬嘹亮的情歌。
 
  谁自烟柳断桥而来,与她在断桥相遇,蒙蒙的烟雨溅湿了多少恋人的心扉?
 
  这是笔客们笔下飞蓝流绿的江南,这是宣纸上绽放的江南。
 
  我开始提笔写你,写尽这乌椽青瓦古纸窗,写尽这小桥流水长亭凉,写尽这烟雨迷楼戏台唱,写尽这莫把琼花比淡妆。
 
  你打马鞍前走过,惊鸿一瞥,便扰了我一池静水。
 
  我戏台捻粉仍唱,水袖空甩,便泻了一地的凄凉。
 
  耳畔仿佛听见远处飘来熟悉的声音:
 
  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春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帏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嗒嗒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那人,那伞,那江南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xinqingsuibi/150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