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江南,已烟薄雨凉

江南,已烟薄雨凉

2014-12-01 13:54  作者:江凌沐羽   优美散文


火车上的烟味弥漫散开,走道的尽头站满了人,烟雾缭绕一起,那些陌生的面孔忽然就变得扭曲。到达一个城市就是告别以往的事物,重新开始一段经历,认识不同的人,认知不同的文化,写不同的故事。
 
一路向南行驶,座位紧挨着窗子,看着窗外的风景倒是能打发着旅行路途上无聊困乏的时间。远处连绵的山近处粼粼的河在窗外显得很安静,与我这样在旅途上的人不一样,它们卧在自己的熟悉的地方安详的享受着时光,山的脚下有水,水的尽头有山,互相拥抱彼此慰藉。而我则是用漂泊的身体妄想安放着动荡的灵魂,就像这行驶的列车里,充满着焦躁不安。而正真属于我的或许只有一个背包,两本书。
 
翻阅着一本书籍,看着一长篇的文字读到无味。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深爱着书籍并向往着旅行,里面的路,路上的人,有趣又生动,山水的怡然,民生的富态,常常为之欣喜,也常常为之感动。为此,我想也应该能有一场旅行,遇见可爱的人,享受淳朴的风俗。我以为旅行的意义不过就是见识不同的人生,于是终于有机会的时候,连忙收拾好了行李,来一场愉快的旅行。旅行前一天的晚上准备好了所有,就像是第一次在梦中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然后幸福到天亮。而时至今日才发觉,旅途并不是看见别人的人生,是要把自己的人生看透。
 
这就是江南吗,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去,现在又恰逢其时的醒来。不经意的望了一眼窗外,已朦朦胧胧弥漫起了雾,近处的树木看不清,而远处的山已经剩下了暗暗的影子。忽然想寻找一柱烟囱,然后一囱白烟从地上生起,在雨中慢慢的散灭。有时候就是这样,一种莫名的思绪会突然在看到一种景象中出现,明知道有各种的不可能,可就是心底生出了但凡一点的机会的苗头,然后假装不在意的东瞅瞅西瞧瞧,仿佛下一秒会被发现这种行为的有失考量,怕被认为无知或者一种对类似家乡的依赖。于是,我这样做了。小心的寻看,左左右右的像是浏览着异地风光一样,但是我并非游客,少了一份北方人刚到江南的真正的闲情雅致,这就显得欣赏的动作生疏别扭,有异于旁人。等寻找的仪式完毕,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结果当然是没有寻到。带着一丝的侥幸回正了身体,忽然脑海里出现“江南烟雨”四个字,于是苦笑不得了,对于此,我想我还是打心里逃离了。
 
火车会经过村庄吧,那里应该是有烟囱的。我这样想到,以为只是自己不在意的过失,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回忆的时光很短,而路途的时间漫长。几个小时过去,我还在地平线上奔驰,想到左右都无事做,索性看向窗外,仔细望一望这江南有没有想象中的味道。但是没有看到映像里书本描绘的模样,烟雾细雨温润如玉的江南,灰青色的瓦脊,几弯能勾住岁月流水的檐牙,有着暗藏积水的灰石路面的深巷,书中的江南,人们心中念及便口中流传着的婉约。以为是水,清澈的相遇。以为是花,别样风情娇羞的女子。而这里,一眼看去,村庄是一排排整齐的别墅,门前的水泥路非常平滑,在雨雾里却也显得明亮照人。房子后面大都还有着一条小河,看上去不是很宽的小河面上漂着各种不同类别的垃圾。河上面架起一座白色的石桥,白色的涂料明丽的光彩。建筑的风格虽然微微仿照着古意,却更显得不伦不类。而那远处只能看见暗暗的身影的高大城市建筑,与江南一词是决然没有关系的。倒更像是一个个进击的巨人,将人群埋没其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到达目的地,连忙下车,寻一处落脚的地方,放下行李。由于急于内心的辩证又或是出于对陌生土地的考察以免迷了路,于是这一天剩余的时间里又都用在了路上。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是带着热切的心情和明确的目的,或许心底还存在着一丝的侥幸,亦或是某种无关乎己的期许。
 
江南,解释为长江以南,其实主要说的就是长江以南的江浙一带。江南是一个美好的词汇,是很多个时代安逸之情的汇聚,更多的代表了人们的向往。她是情系之所在,在古代里是人们共同的游乐花园,随处流露着诗情,散落着画意。才子佳人,相遇相约相知。而现在呢,或许会渐渐的成为梦境之所终吧。
 
乘车穿过城市,寻找江南的味道。我想有水的地方才会有江南,没有水的地方一定是漠北。水养人情,于是才有江南男子如画,江南女子如水。这样想着,终于,一条宽阔的运河出现在眼前,刹那的欣喜隐没在下面的时间里。河水混浊的就像是刚开凿的泥河,十几只装载满石沙货物的船只船体整个浸没在水下,只留下货物露出水面。远远的看去,像是几片枯叶浮于流沙上一样。这不是孕育江南的河,江南的河应有着清澈灵动的神韵,养育着俊秀的生命,维系着夜船听箫雨一般的意境,而不是只用来装载着一只只拉货的工具。
 
想来已经远离了城市,江南应是没有喧嚣的。下车步行,寻找江南的人。江南的人是否如书里一样呢,路的尽头,年轻儒雅俊逸的男子与如花美眷般美好的女子相遇,他们相视一笑,似曾相识。是你,还是你。翩翩衣衫温柔了年华,脉脉眼波融化了距离。可是,我寻找了无数条路,这里有撑着伞慌忙行走的大人,有偶尔闯进雨中玩耍嬉戏惹得一阵叫骂的小孩,有讨论着不知道什么话题的年轻男女。一声车子的鸣笛,大家都惊慌着躲避,防止飞溅的水滴。
 
忽然觉得好笑,有什么可以千年百年不变,是这雨的冰冷吧。
 
江南,没有画中的山。
 
江南,没有诗中的水。
 
江南,没有句中的人。
 
这不是江南,突然这样想到。没有诗画里柔情的河水托起田田的莲叶,即使在这枯败的季节,也不见有风吹起干皱的枯荷。没有一乌篷船停在翻着柔软水波的湖面,不见披着蓑衣带着斗笠的垂钓者,甚至,连一片湖都不见。传说中江南的湖河三千,或许都已在历史的旅行中沉睡了吧。消失的如此不露痕迹,无处可寻。
 
不由得就想起“忆江南”与“望江南”,诗词里的江南意境幽润美的没有边际。红如火的江花,绿如蓝的江水。弱柳驿岸,夜雨笛箫,闲日子里等梅子的熟落。走马啼莺,云雨西城,三千余河,月寒水漾,梦里芙蓉出水。三两片莲叶接天,几蓬莲子熟暗。画舫锦船,绿柳白堤,抚弦游江面。江南的古意不过大抵如此吧,诗句里的江南过于梦幻,缺少了一份真实。无论望还是忆都带了过多的感情色彩,真正的江南无法从诗词书句里看到。
 
而现在,如果不去园林景区是很难找到和江南有关系的东西了吧。只是可惜了这里的江水,再也没有了绿意,等待着的时光里不过是慢慢的衰老。寻求一蓑衣遮住着风霜,最后只剩下这天的雨。路过江南,也会感想从这里走过吗,这里的莲花还会为谁开落吗。应是没有了吧。
 
江南,已烟薄雨凉。

江南,已烟薄雨凉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