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山茶花语

山茶花语

2017-12-08 10:01  作者:岁月无痕   经典散文

  山里深秋枯草黄,
 
  一场白露一场霜。
 
  茶花怒放傲风寒,
 
  为人传递希望。
 
  金秋时节,正是故乡摘油茶的时候。梦回故乡,又让我想起了老家漫山遍野的油茶树。
 
  油茶树是一种常绿小乔木,没有松树、杉树的高大挺拔,没有楠木、檀木的名贵,却能随遇而安,无论是山脚下还是山顶上都有它的身影,一根主干上去能够长出无数的枝条向四周伸展,立在那儿犹如一把碧绿的大伞。
 
  油茶树是一种天然的高级油料作物,可以说它全身都是宝。
 
  油茶树的果实榨出来的山茶油是上等的烹调用油,其脂肪酸含量可以与世界公认的“橄榄油”相媲美,长期食用,对降血压、血脂,软化血管均有好处。除此以外,山茶油还具有保护皮肤、抗衰老功能,因此还可以制作高级化妆品,小时候,冬天我们的手脚皲裂,只要抹上一点山茶油,过几天就好了。
 
  油茶树的树杆呈黄褐色,树皮外层黄褐色的细小颗粒物可以用来止血、促进伤口的愈合。小时候我们上山打柴时,不小心被刀伤了,用刀先轻轻地刮去茶树皮最外层的灰,然后再用刀轻轻地刮一些干净的黄褐色茶树灰敷在伤口上,一会血就止住了,而且伤口会很快长好。那时候,我们没有钱去医院看病,但山里人有山里人的生存法则,类似的土办法我们从小就会。
 
  油茶树杆和枝条坚硬,家里的锄头、铁锨、朴刀等很多农具的把都是油茶树杆做的,干了的油茶树还是最好的柴火,烧起来火力大,而且耐烧。让我记忆深刻的是,小时候我们把干了的油茶树杆削成陀螺,用一种树皮系在一根小竹棍上,在晒谷场上抽打比赛,看谁的陀螺转的时间长,或者让两个陀螺相撞,看谁的会先被撞趴下。
 
  阳春三月,一阵春过后,油茶树突然冒出了尖尖的新芽,不经意间,那芽就散开了成了拇指大小的叶片,那叶片绿油油的,充满了生机与活力。抬头一看,那树上居然长出了像桃子一样的果子,有绿色的,有紫色的,也有稍微带点暗红色的,那是“茶泡”。茶泡中间是空的,可以食用,只是刚长出来的时候吃,口感苦涩。一两个星期后,历经太阳的洗礼,茶泡的外皮完全脱落,白花花地挂于枝头,这时候摘下来咬一口,清香甘甜,满口生津。还有的油茶树上春天长出的嫩叶居然“肉质肥厚”,其实那不是树叶,而是可以吃的“茶耳”,一般初为红色或淡黄色,表面带有一层光亮的透明薄膜,成熟时会脱落下来,未脱落时味道苦涩,脱落后味道甘甜,有点像热带水果“莲雾”的味道。
 
  要说对山茶树印象最深的就是山茶花了。
 
  山茶花花瓣白,花蕊金黄,气味芬芳袭人,观后让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最奇特的是山茶花居然是秋冬季节盛开,金秋十月,正在山上采摘油茶果的时候,一朵雪白的山茶花突然就在你的眼皮底下盛开了,随后几天,雪白的茶花便满树怒放。晴朗的日子,那金色的花蕊中间包含着一汪晶莹的花蜜,迎着太阳,金光闪闪,煞是诱人。小时候,我们摘下山上的一种牙签大小的叫“毛线”的植物杆,折断后把中间的芯抽出来,形成了类似吸管一样的东东,然后把细小的“毛线杆”插入山茶花的花蕊中抽吸蜜糖,那原始的茶花蜜糖,清香扑鼻,沁人心扉。这时候,大批的蜜蜂也纷纷前来采蜜,与我们争夺美味。经常掰过来一枝茶花准备吸取花蜜时,惊得正在花蕊中采蜜的几只蜜蜂嗡嗡地飞起。
 
  杨朔在《茶花赋》中所描写的茶花是人工培育种植的观赏茶花,能开出白色、猩红色、粉红色的花,一般在春天二三月间开放,极具观赏价值。而故乡的山茶花却能在天寒地冻的深秋绽蕾吐蕊,并且能一直开到大雪纷飞的寒冬,给人带来了春意,给生命带来无限的希望。“凌寒强比松筠秀,吐艳空惊岁月非。冰雪纷纭真性在,根株老大众园稀。”。那藐视风寒、傲霜斗雪、顶棱怒放的山茶花,一树一树的,每一树茶花都是一树诗啊!
 
  梅花虽有高韵劲节,但却花容稍显清瘦;桃李虽然烂漫芳菲,但却青春短暂;牡丹誉为“国色天香”,冬天却枯容难藏。唯有山茶花兼有三者之长而无其短,它那坚强、刚正的高洁气质给人以激励,具有可爱、谦逊、坚强的独特魅力!

山茶花语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jingdiansanwen/14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