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穿越时空的叫卖

穿越时空的叫卖

2018-02-24 10:23  作者:文章   经典散文

  叫卖的吆喝,是一种民俗的文化,一个时代的痕迹,一段历史的情感。
 
  对于城里的人,从早到晚,各种叫卖声再也熟悉不过了。嗓音悠长,调儿婉转,言简意赅,抑扬顿挫,成为城市生命跳动的脉搏,充实着市井百姓的生活。
 
  儿时,我是在“磨――剪子嘞――戗――菜刀――”,熟悉的调子里长大的。每天几乎都能看见扛着凳子外乡老汉,不定期地出现在各街口,把服务送到千家万户。岁月的皱纹,刻在他饱经风霜的脸上,深陷的双眼像黑珍珠闪闪发亮,筋脉突兀的手用力戗磨着菜刀,不时,用手指试探着磨快的锋刃,污垢的围裙散发着磨石浆和铁锈味。在完活的空隙间,拿出烟斗,拼命地抽上几口。
 
  “焗锅—焗缸—”的吆喝,把“焗锅”两字上扬,后面的尾音突然下滑,然后用足力气喊出—“焗缸--”。焗锅匠的声音抑扬顿挫,颇具特色。在刹那间,让人记住吆喝的声音和内容。焗锅匠都来自山东、河南外地人,虽然吆喝的腔调各自不同,但声音洪亮浑厚,独具磁性。听到吆喝声,人们把需要焗补的锅碗瓢盆,拿到焗锅匠的跟前。焗锅匠将打破的陶器用线扎缚固定起来,根据裂逢,上弓打眼,截铜敲锔,在打完钯锔的地方涂上特制的灰膏,各种陶器、锅碗、水缸不会再漏了,既省钱,又实用。看着焗锅匠的熟练操作,我与同伴孩子们围着焗锅匠调皮地喊着:“锔锅锔碗锔大缸,老太太的尿盆不漏汤,锔上老太太的大裤裆……”虽然是陈年旧俗的顺口溜,觉得喊着好玩,直到锔锅匠或大人吆喝,吓得吐吐舌头,不敢再喊了。
 
  货郎的吆喝声流动于大街小巷。“头发--换洋火咯--,针头线脑--花膏咯--。”粗犷,婉转,更有韵味,和着拨浪鼓的敲打声,让我们这些跟随的孩子心花怒放。卖货郎一根扁担一面鼓,两只箱子挑天下。里面装的是小商品,女人发卡、头饰、围巾、雪花膏、烟粉、蛤蜊油。小孩子皮筋、玻璃球、文具、老人的烟袋锅、针头线脑小百货。商品既可用钱买,也可用牙膏皮、废铜兑换,给百姓的生活带来方便。
 
  随着时代的发展,穿透历史老行当的吆喝声,已悄然渐逝。儿时,街巷的叫卖声,既纯朴,又有趣,虽说它不如古代江南“小楼一夜听,明朝深巷卖杏花”那样富有诗情画意,但它滋润着我的童年,熟悉而又清澈悠长,穿越着时光隧道,让我永远怀念那消逝的记忆。
 
  吆喝声代表着市井风情,掺和着时代因子,是一种文化,也是广告的雏形。叫卖的人们,在街巷推销,像一幅游动、有声有色的风俗画。
 
  叫卖不能光扯着嗓子喊,也有配器,各行当所用的响器不同。收废品的手里打着歘子不紧不慢地唱着:“收铜,收铁,收书本,易拉罐,家用电器嘞—。”“歘--歘-。”
 
  卖跳蚤、蟑螂、耗子药的,一边吆喝,打着竹板。叫卖的形容词,合辙押韵,句式结构灵活,具有说唱韵律的节奏感,拟人、传神、有想象力。“听我讲,听我说,老鼠的害人实在多,上你的炕,爬你的床,咬坏了你家的确良,东屋跑,西屋跳,咬破被,撕烂袄,爬锅台,上案板,踢翻盘子,蹬掉碗,卖鼠药,中国造,吃麻嘴,再蹬腿,鼻孔眼里冒血水,大的吃了蹦三蹦,小的吃了就没命。”
 
  卖调料的:“花椒好,花椒香,没有调料味不香,解腥去膻最相当。五元一包不算贵,大伙买家尝一尝。”
 
  叫卖的队伍,有各年龄段的男女声,五花八门、高亢婉转的叫卖调,产生于民间的土壤和环境。包含着创作的个性和创造的成分,有写实的,有夸张的,不同的风格。但都突出了地域方言特点,在大街上卖各种瓜类、水果的,都用东北的土话,夸张恰当地形容“嘎嘎甜”。用自己的音符,喊出智慧、特点,吆喝出当地出名的品种“善友香瓜,嘎嘎甜,三斤十块钱,不甜不要钱。”
 
  过去的叫卖声,现在都录制到电子喇叭中,重复播放,即解放了喉咙,又减少了劳动强度。语句间透露出鲜活,易懂耐听。卖菜的一气可以报出多种菜名:“香菜、青椒、黄瓜、韭菜、水萝卜、大葱嘞---”。
 
  “大豆腐—干豆腐,黄豆芽哦—”。
 
  卖冰糖葫芦的吆喝很直接:“又甜又酸的--冰糖葫芦儿哦——”,后边的“哦”字要重,“芦儿哦”三个字要连音,而且打弯,用的是喉音,显得音韵高亢。
 
  吆喝像是一首淳朴的民歌,在激烈的竞争中凸显自己的优势,吆喝的嗓门要大,调门要高,要达到站在街头喊一嗓子,巷尾都能听得见,有韵有辙:“大碴粥,黄米饭,黏苞米,咸鸭蛋。”把东北的饮食特色表露出来。
 
  吆喝声里的生意经。“自家小园的柿子,绿色产品,没上化肥,没污染,又酸又甜,六斤十块钱。”乍一听起来挺合算,我数学不好,算小账更不精,先低头核算一斤合多少钱,当我走到跟前,已经情不自禁地把钱从兜里掏出来了。
 
  叫卖声里有比喻、有夸张、有排比修辞,语句生动形象。比如买棉被吆喝的:“快来挑,快来买,质量好,卖地快,禁洗,又抗晒,抗铺,又禁盖,抗拉,又禁拽,抗蹬,又抗踹。”这段吆喝,简直是微型文学作品,幽默、风趣、搞笑,叫人难忘。
 
  北方人叫卖声粗犷热烈,而南方人叫卖声轻柔飘逸。像一首婉约舒缓的唐诗,又像听着一支拖着悠悠长腔的昆曲。“倚楼卧听风吹雨”我在江苏周庄旅游的早晨,推开窗子,用淡泊的心境,看着一位窈窕淑女,担着一副箩筐,推销着时令蔬菜,拖着长长的声腔“香葱阿要---”用缠绵悠长丝竹的声音轻唱着,打破了石板小巷的宁静。我仿佛看到了戴望舒《雨巷》中的丁香姑娘,她甜甜的一个“香”字,即使你走在光滑的石板路,滴水的屋檐下,也会忍不住回眸一笑。青石巷依旧陶醉袅袅的诗意,载着小桥流水人家的韵味,更让我回味无穷。
 
  叫卖声尽管缺少艺术的东西,但它萌生于草根文化,从民俗风情中脱颖而出。即现实、风趣、透明、实在,也是地域产品的活广告。虽然生意微利,但在欢声笑语中找到了宽恕与尊严。再现着地域民俗草根文化,经久不衰旺盛的生命力。

穿越时空的叫卖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jingdiansanwen/14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