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春雨黎明

春雨黎明

2018-03-06 10:15  作者:倚石老人   经典散文

  我心里想着去上班,不敢熟睡,到凌晨四点,总是辗转反侧睡不着,看了几次手机,到了五点半,赶紧撩开被子,翻身起床。快速穿好衣服,走近窗户,两眼贴着玻璃看外面小区,只看到黑夜茫茫地一片,根本看不清外面的东西。远处的路灯,被烟雾紧裹着,散发着朦胧的光。谁家的公鸡,使出洪荒之力,一遍一遍地啼叫。夜依然很静,没有其他声音。细看路灯周围,似乎在下,细蒙蒙的,又像飘荡的烟雾斜飞。
 
  我打开电脑,坐在椅子上,认真地浏览自己的空间,务必在天亮之前,处理好空间里一些动态。全神贯注,心无旁骛地翻阅朋友的日志、说说。每个好友的美文精彩动人,让我获益不少。我正在如醉如痴、贪婪地欣赏朋友的佳作,突然一声雷响起来,低沉而惊心动魄。我为之一振,不由自主地扭头望着漆黑的窗外。
 
  这一望其实是多余的,什么都看不见,却把我从沉醉中惊醒,再也没有之前那样专注。过了一会儿,听到雨棚“嘀嗒嘀嗒”地滴水声,我明白了,天上在下雨,这是第一场雨。很快就是“惊蛰”了,万物开始复苏,这一记响雷,不光是击碎黎明前的黑暗,最主要是让我们知道天地有正气,威严不容触犯。
 
  六点四十,我见窗户透进微弱的白光,知道天亮了。我关掉电脑,忙挎上小包,拿起一把自动折伞,走出房门,去站台等车。走到楼下,天才蒙蒙亮,见水泥地面是黑色的,这是雨水浸湿缘故。我看不到雨,只看见整过天空都是灰暗色,脸上也感觉不到在下雨。我始终没有打开手里的伞,夹在胁下,边走边不时地看天空。
 
  我走进还在呓语的狭长幽深古巷,凹凸不平的石板路稍有积水,没有同行的伴儿,只有小商贩打开自家的门窗,灯光照亮档口,照亮他们忙碌中的笑脸。当我穿过繁杂的早市,走到街口要过红灯区时,大概走了十分钟,天明朗多了,能看到千米之外高楼、树木、行走的人流、车流模糊的影子,只有百步之内的人和物比较清晰。等如潮水汹涌的车流停下,我夹在人群中快速冲过斑马线,走在“华发商都”广场外面的行人道上,天已经大亮了。向前面看,密集的人流,顶着各种颜色的雨伞,极像缓缓移动的彩色“蘑菇群”。高耸入云的楼房群,中间漂浮几乎疲惫无力的云雾,给这些小区增加几分神话色彩,仿佛自己早就置身于童话世界。
 
  我驻足观看路旁的芒果树,碧绿的密叶流光溢彩,树冠高举着浅白色的花穗,似乎带着微笑说:““好雨知时节,润物细无声'。”将近一个月了,才遇到这样的甘雨,渴望雨露的人和植物,都会感到雨露的恩惠多么惬意。我蹲下来,细看花带里的小红花,叶似青钱,流露光斑,花蕊中镶着晶莹剔透露珠,好像也带着微笑地说:“我从追梦中来,要到神话中去。碧绿是我的生命,花红是我的荣耀。”
 
  我的时间有限,只能从赞美中站起来,迈开脚步,追赶头班车。我只有目的,没有终点。“生命不息”,追梦不止。春雨、黎明,都是从没有感觉中降临,云开雾散就是光明。我期望一起上车的追梦族,把审美的眼光放逐在窗外,沿途的风景五彩斑斓,任我们捕捉爱的灵感。

春雨黎明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jingdiansanwen/14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