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徒步絮语

徒步絮语

2018-09-17 17:16  作者:虎踞龙盘   经典散文

 
  一个人,一次独自或几个驴友的远行。坎坎坷坷,风兼程。有人说,人岁数越长大,就会越看淡这些。其实,一个走过很多路的人,他就会懂得,风雨兼程是一个人一辈子的事情。
 
  这世界总是让我们面面相觑,有的时候真觉得这个世界糟透了,烦透了,无奈透了……但总有些什么在我们疲倦极了的那一刻,让我们看到光明,看到希望。总有些什么看似很平凡,很卑微,但他们背后隐约的光芒,比日落更热烈,比日出更有希望。
 
  远行的意义,似乎就是让人越走越清醒,越走越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生活会给自己什么。
 
  其实,人真正意义上的成长,就是发现越来越多的东西与自己无关。
 
  那就出来走一走吧,真好,世界那么大,那么美。
 
 
  我的2012之,似乎是一个属于远行的春天。 
 
  做一个背包客,去那些陌生的或曾经熟悉的地域,走到真正世界的角落,那些未知的领域。
 
  在那些完全陌生的地域,选择前行,不在乎时间,不去想孤独,没有轮廓和内容的胆怯,一直走下去。
 
  异域的气息,斑斓的人文,惊艳的自然,神秘,善良。你所能见的,所能感触的,一定不止这些。
 
  吐峪沟麻扎村,前面就是。是贫困,是与世隔绝。原始的村落。无论山之外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他们依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那么安静,平实地生活着,不容人打扰。
 
  是炎热,是大汗淋漓。沙漠的国度,清晨,夜晚,炙热得很彻底,很持续。那一种热烈的色调,毫不夸张地成为大地的背景色,笼罩着一个个简单地村落------老迪坎尔村。永远张烈,永远寂静。
 
  这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生活。我记忆中的生活刻板,繁忙,重复。当记忆的片段有了距离的陌生感,也该是告别的最佳时机了,不论是不甘愿或是不放手,但终究抵不住时间的脚步。往前走,不能总是负重累累,有个叫遗忘的家伙,它会给我们卸重。
 
  独自前行的徒步者,一路走,一路拾,也只能一路丢。
 
  行走也好,驻足也好,要寻找的,不过是一种生活的态度,一种活着的姿态。
 
 
  大漠的每一粒沙子都在弥漫着炙热的气息,徒步翻过一道一道或高或低的沙梁。已看到早到的驴友扎营了。
 
  哦!就是在刚刚。沙漠边的垂柳树,嫩枝在飘摇,路边的小溪,清水在静静的流淌
 
  也许真的刚下过春雨,柳枝还在潮湿的招摇,空气还在弥漫雨过的清新。
 
  鄯善县的广场上,那些花儿身上都沾满露珠似的水滴,娇艳的含羞绽放,反差太大了。这就是所谓“沙在城中,城在沙中”。
 
  也许,大概,再过5天,或一周。奇台的杏花才会陆续开放,可在这里,沙漠的边上,早已经一树一树开满纯白的花朵,纯洁的像是一个少女,舞动着春天的褶裙,随着和熙的春风翩翩轻舞。
 
  情,热衷于纯白色,喜欢一袭纯白,那种略带粉色的白。
 
  春暖花开,迷失在这样的季节,静静的一个人,一个人走到很远。左手是沙,右手是花。就这样泾渭分明。
 
  心灵的每一处都有余味,余味只属于一望无际的黄色。黄的彻底,黄的淋漓尽致。没有一棵生命,只有一粒粒的沙在默默的动。
 
  大漠袒露着他的胸怀,我从中看到了沙漠的妩媚。
 
  沙漠的的一角,风吹着细沙轻抚着帐篷,窸窸窣窣,舒展四肢仰面躺着,听沙子钻进我的头发、衣袖、鞋里,撩拨着身体的每一处。我静静的想,这或许就是古人所说的超然物外、遗世独立?或许不是,古人远没有这么浅薄。这只是我与自己在现实的遭遇保持了一种距离。有了这个距离,也就有了另外一种看世界的眼光。
 
  我想在今夜做一个梦,让大漠到处开满花,要红色的,到处都在煽情的诗意的燃烧。

徒步絮语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jingdiansanwen/14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