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且敬往事一杯酒

且敬往事一杯酒

2018-11-29 09:26  作者:婉约   经典散文

文字:婉约
 
简媜在《相忘于江湖》一文中说:回忆若能下酒,往事便可作一场宿醉。初读此句已觉怦然心动,再读之时更觉贴近内心,仿佛天底下所有的心路历程都有相似共通之处似的,总觉得展现在眼前的不只是令人惆怅的字,而是如烟往事中,提着一壶壶浊酒,在孤寒的夜里借着被心事煮透的回忆买醉的人。
 
多情只有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梦里依稀,而自己却再也无力泅渡了吧,难怪那么多的人会在蓦然回首之时,低声轻叹,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其实温柔过岁月的又何止是人生的初见,还有许多的美好也是专属于过去的,比如那年那月,那被微风薰醉过的时光,以及为青春,为梦想,义无反顾押上的一切筹码。
 
走过熟悉的老街,看街角边那几棵绿荫华盖的合欢树,会无端地想起许多年前,曾经站在高大的合欢树下,翘首以盼,等一场春风满座的遇见。
 
是六、七月间,合欢花开的正旺,风过处,有淡淡的清香袭人。一个人站在树下,抬头看满树的绒花铺在羽状的复叶间,粉粉嫩嫩,如梦似幻,就象穿上了一件梦的嫁衣,惊艳无比。其间,也有粉色的合欢随风跌落,接到掌心里,棉绒绒的,象极了一柄柄已经打开的粉扇,也象极了一朵朵缀在舞鞋头上的绣球,让人一见倾心。
 
楚楚动人,我见犹怜,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文字才能将它描述,也不知道自然界究竟隐匿着怎样的高手,才能晕染出这一根根无异于民间印染一样的花丝,色泽鲜艳,红白相间,只知道合欢,是决绝的。她就象一位刚烈的女子,只为这一树绿意而活,只为悦己者容。
 
都说多情总被无情恼,植物界似乎也深谙这个道理,大有挥剑斩情丝的果断,尤其是合欢。这真的是我见过枯萎最快的花。刚落地时还见它精神着,明媚着,不消一盏茶的功夫就见它面露倦容,继尔褪尽了所有的颜色,卷缩成枯黄的一团,再不现旧日之美,甚至决绝到不留半点残红。
 
真的是面目全非地死去,真的是毅然决然地死去,真的是不留半点残红,这一朵让人既爱又怜,浮想联翩的花啊,纵然我的思绪还停留在它撑开的伞面上,纵然我的掌心还留着它的余香,可是又怎能阻止它一意孤行的老去呢。
 
这,多象是生命时常经历的无端,由不得你的放逐啊。
 
人生,最怕遇见没有结局的故事,可是命运,总给我们以不堪的一击。我们常常怀着满心的期许出发,可是走到最后却发现,所有的走过都成了错过,而我们也总是在走过与错过之间,别无选择地重复着得到和失去的过程,在眼泪与欢笑之间,做着有情或者无情的人。
 
风絮飘残已化萍,莲泥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
 
情到浓时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纳兰的《山花子》写出了人生几多悲凉,让我们深深领悟,这个世界,除了生离死别,有许多的东西只能在回忆里鲜活,终经不住时间来磨。隔一程山水,你是我回不去的原乡,或许这,才是人生最真实的写照吧。
 
一些相守渐远成回忆,一些背影淡远了思念,生命的旅程中,有许多的人都不需要道别,身与心就已经远隔在了千里之外。坐在时光的彼岸,轻轻翻阅那些散落在记忆深处的美好,除了匆匆的走过,到哪里去触摸心的律动。
 
昨日的画面再美,终究移不到今日的画框,许多的东西一旦错过,就不再了。
 
人,活的太清醒是一件痛苦的事,可是我们总是活的太清醒。一如那棵高大的合欢树,虽然依旧在梦里花开鲜艳,可是,我却清醒地意识到,再也回不去了。隔着一盏茶的温度,我们能够握在手心里的,恐怕也只能是回忆了。
 
前尘往事成云烟,消失在彼此眼前。人生,最不欠缺的应该就是回忆了,只是当我们端起这杯几经岁月蹉跎的酒时,谁又能说得清,回忆将以怎样的方式,带着何种的滋味,前来相认呢?
 
是甜的,还是酸的?是苦的,还是辣的?是掺杂了泪水的咸涩,还是已经被生活同化,再也品不出当初的滋味?那一个个低吟浅唱的故事,那一场场悲欢离合的宴席,那一句句扣人心弦的话语,那一段段写满情意的过往,是否还一如从前这般?
 
我就象一个迷失在往事中的少年,在落满尘埃的巷道里奔跑,抚摸着一堵堵记忆中的老墙,急切切地追问着,总想要找到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可是时光毫不留情,反手一掌,就此隔断了青鸟殷勤为探看的消息,只把一些零星的碎片递到我手上,让我循着记忆的线索,仔细搜寻,仔细拼接。
 
人生,是一道越走越远的风景线,在生命走过的地方,或多或少留下了你曾来过的痕迹。或深或浅,或轻或重,这些痕迹交错着,不管是用来成长的,还是用作怀念的,都是生命的印记。而我们,则更愿意在回忆袭上心头之时,用美好去装帧美好,在被哀愁纠缠的捊不清头绪的时候,用深情去化解幽怨,更希望在回首往事的时候,能够为昨天写下含笑的一笔。
 
文字最有情味的地方,便是知晓你的心意,懂得你的苦楚,在你最需要它的时候,以起笔落墨的方式记录下你的所见所闻,在你被烦心之事纠缠的无处可逃的时候,带你躲进一方天地,以安安静静的方式陪你疗伤,在你以为快要忘记一切的时候,又一次一次将你写过的字和因此而起的念送到你的面前。
 
彼此的月风花 ,此时的浓情蜜意,或者为某件事而触动的心扉,为某个场景而生出的感念,都会在字里行间被一一保存,成为日后你循着回忆的足迹返还时,一盏盏高挂在柿子树上的心灯,一个个莫失莫忘的绳结。
 
幼稚也好,成熟也罢,甚至是别人眼中的无病呻吟,文字给你的,永远是贴心的陪伴,哪怕时隔了许多年,哪怕那条路再没有了可以折返的途径,透过曾经痴恋的文字,你依然能够想起,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曾经以怎样的心情,写下过这样的文字,想起转辗反侧的日子里,你曾经以怎样的文字,温暖过自己或他人的心房。
 
这世上,我们能够遇见谁,或者和谁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纯属偶然。缘从何来,恨向何处,更是谁也无法说清的,也许只有通过文字清晰的脉络,才有迹可循。
 
马德说:你可以撇下一个人,放下一段爱,但你无法躲开回忆。回忆,就是以爱的名义,在时光的肌肤上拉下一道伤口。
 
是的,以爱的名义祭奠,以时光的名义怀念,哪怕为此而落下满身的伤痛,都不为过,尤其是写进文字里的念,则更加掷地有声。端起往事这杯酒,谁又会毫发无损,谁又能全身而退呢?
 
往事的坛坛罐罐,总有一坛可以让人喝到酩酊大醉。独立残阳,回忆的风起云涌,也总有一件能够让你刻骨铭心。相信方寸之间,自有极其妥贴的安排,而我们,只管沿着文字的横竖撇捺,去寻求一份没有伤痛的存在。
 
且敬往事一杯酒,愿有岁月可回头。在斜阳脉脉的余晖里,我把最深的情义写在文字里,端起往事这杯酒,我先干,您,随意。
 
文字:婉约

且敬往事一杯酒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jingdiansanwen/14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