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这个冬季,且许我一场漫天飞雪

这个冬季,且许我一场漫天飞雪

2014-12-16 23:20  作者:清韵流韶   经典散文

         我生在江南,从未见过北国的——厚重、绵密、如潮水一般湮没一切的大雪。
 
         江南的雪,纤细而脆弱,轻轻一点便融化在指尖。这几年,雪下得尤其少,偶有薄薄一层积雪,足以令人激动得忘记寒冷在雪地中翻滚。
 
         我不喜欢打雪仗、堆雪人这些同龄人喜爱的活动,只愿静立于飞雪中,看这一片纯净安然的世界。惟愿这个冬季,能许我一场漫天飞雪。
 
         年少时,关于雪的作文写了不少,有意义的却不多。我没有古人那般才华,作出“天人宁许巧,剪水作飞花”的诗句,也不似当代文艺青年写出“天空还有雪的碎片,还有雪孤独的颜色,此刻,在我们中间,还有谁唱着雪的颂歌?”这弥漫淡淡伤感气息的文字。我只能随心漫想,让笔尖追逐思绪流淌。
 
         雪落下时最美,以决然的姿态降临,凝聚,覆盖。不如点粗暴嘈杂,不如霜露短暂易逝,只是一丝一缕悄无声息地堆积,回首,已苍白了世界。想起小时候的作文中总写“洁白的雪花欢欢喜喜地投入大地的怀抱”,此刻不禁苦笑——若我是一片飘临人间的雪,落地时断然不会有欢喜的心态,而是带着慷慨赴死的悲壮。不是吗?雪景美则美矣,但遭人无情践踏后便混着污泥化成坑坑洼洼的水滩,被厌弃、遗忘。只有慢慢蒸腾重回天空凝集,才有可能幻化成雪再次飘落。如此的轮回,倒有凤凰涅槃的意味。
 
         雪融化时最冷,沁人肌骨的冰寒,连带着瞳孔和心都被冻结。如若雪真能冰封往事,便请允我一场漫天飞雪,让我在红尘尽头,埋葬流年。正如那曲《拉萨乱雪》所唱“拉萨雪纷乱了几千年,安静地堆积到红尘湮灭”。最痛,莫过于雪融冰消,刺破晨曦,唤醒尘封,破碎的旧梦一层层浮现,带着透骨的苍凉,直入灵魂深处。
 
         于芸芸众生,雪是不平凡的所在。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掬一捧落雪,踏上回家的路,是谁黯淡的身影?冥冥错落光阴,泠泠吹雪孤笛,又是谁在异乡雪夜,和着笛声入眠?
 
         这个冬季,且许我一场漫天飞雪,席卷我纷乱的思绪,让我在至纯至静的清冷中,放空自己,无忧无扰,贪恋那片刻的宁静吧。
 
         (文/清韵流韶)

这个冬季,且许我一场漫天飞雪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jingdiansanwen/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