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烟雨之行,水墨倾城

烟雨之行,水墨倾城

2016-06-29 09:58  作者:风夕风兮   经典散文

  这是一场诗意的烟。缘于湘西,浑蕴天成的人间仙境——张家界。 天为砚池地为帛,自然执笔,季节匀蔻,日月铸魂,光阴沉韵。天构地造的巨幅丹青,灵动且苍劲。 如果旅途中碰上雨,那无疑是煞风景,破坏心情的,再好的兴致也会瞬间偃旗息鼓,还可能会埋怨碎叨几句,然后兴味寡然地打道回府。可是这场烟雨,与众不同,恰如其分,非但没有扫兴,让人生不起怪责之意,反倒泼墨意浓,携着绿树葱茏,青翠欲滴,如鲜花着锦,韵味横生,叫人不胜欢喜。
 
 

 
  张家界的自然风景,秀丽怡人,闻名于世。因了它的苍山俏水,因了它的峻岭巍岩,因了它的雄峰险壑,也因了它的奇株异树,百物云集。 是千万游人旅客偏爱赏玩的必经之地。更有许多华章楚文溢美称道之词不暇于耳,文人墨客的生花妙笔字字珠玑更为其裁边修幅、丰神盈韵,让未曾涉足前行的风景痴人儿闭目遐思、心往神驰。
 
  生而为凡俗牵系,总也逃不开的念执便只有这自然赠予的山水了,无私于你,无私于我。彼之风景,天授地设,一年四季都是看不够的。时岁荏苒,光阴变迁,吾命曾依山而生,傍水而食,而今已蓊郁亭亭矣。很小的时候并不懂得欣赏山水的韵味,许是那时离得近了,柏树叶遮住了眼,站得矮了,松树根绊住了小脚丫,囿于年稚,心里只装得了耍玩好奇,装不下秀美天地,才忽视了独属于自然的纯粹与璞贞。模糊学会体会山灵毓秀的还是得于孟山人那句“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妍妍青山,盈盈绿水,小河桥栈,柳树人家,念及,唇齿之间自成一种淡薄从容,悠闲自在。憧憬于那份绿意盎然的幽柔闲适,风烟俱净。凭它万物浪潮迭起,我自云淡风轻。
 
  最早对张家界的认识也只是来自于小学四年级课本中的一篇记叙文——《迷人的张家界》。不成想这许多年以后,竟还会满怀激动地翻读这篇儿童课文,通篇细品,而且津津有味,满腹浓趣。但已经记不得小时候是怎样的心境了,也许只是识得了几个形容词会写会背罢了,何谈欣赏品沁呢?
 
  如今亲眼见过方觉自己的词汇系统是多么不完善。自然界的鬼斧神工是多么的超乎我的想象。真有桃源仙境如此,不似人间。毫不浮夸雕饰,只愧自身言浅词乏,难能表述其神韵一二。
 
  青山逢烟雨,一半豪情一半诗情。“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般朦胧清美。本是活的山水,一遇上雨,便仙了,便云里雾里了。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我与友人穿梭往返在浩瀚的林海间,从山脚到山顶。见银松参天,遮云蔽日;见湍流急溪,浩浩汤汤;见深沟狭隘,一夫尽挡。百峰林立,松岩对峙。它们千娇百媚,如美人婵卧,妖娆多姿;它们峤拔挺傲,如鲲鹏展翅,恢宏壮丽;它们清俊秀雅,如谪仙抚笛,飘逸出尘;它们雄浑伟岸,如虎龙盘踞,威武霸气……林天交接,峰云相衔,烟雾袅袅,纠缠山腰。远山暗沉,与乌云相混,是云在山上,还是山在云上?已然分不清。风云际会,天地交融,如此绮丽娇妍、锦绣万千的雄观盛景,怎能不叫人叹为观止,拍手称奇?
 
  乾坤昭昭,山河耀耀,置身其中,只叹吾身渺小,与沙石无异。行至每一处绝壁上的观景台,都能领略到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绝观胜景。平日里,我并不必要戴眼镜视物。尤其不喜欢戴眼镜视人。太近会太真实,而灵魂需要隐藏才有安全感。但观摩风景,我一定会带上眼镜,用最清晰的视觉去感受一草一木,一花一鸟。静静谛听自然轻微到无的脉搏。我没有精良的拍摄装备,也没有专业的摄影技术,我并不满足于将风景收藏在胶卷里。它留住的只是干涩的表象,缺少跳动喷薄的生命力。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汲取着,恨不能将它们每一帧每一卷都融入进记忆深处,心脏的律动此起彼伏,颤抖着,在最为壮观难能言语处,竟连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屏住。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恐高,站在巍岩围栏上,俯瞰辽阔密集的森林植被,只觉两腿会发软,本能在恐惧,但我知道,那一定是来自生命的敬畏,灵魂在战栗。
 
  百龙天梯一分四十几秒一步登天的淋漓快意、环保汽车围着山体螺旋回绕的曲折弯转、索道电缆徐徐升降居高临下的动人心魄、徒步逾行两三个小时的身心俱疲,同一个起点,同一个目的地,迥然不同的视角感受,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惊呼,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有“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的惊奇。不仅仅是视觉的盛宴,更是自然与心灵碰撞的精彩忆念。此后经年,回味永远。
 
  人工建造的廊道上游人比肩接踵,即使烟雨淅蒙,也丝毫挡不住人们千里迢迢赴景盛情。林间青石台阶绿苔蜿蜒,积聚了雨水,更显鲜活蓊郁。光洁处也被时光打磨得莹润亮泽,潮湿滑腻。风吹日晒鲜人问津的小道不似钢筋混凝土那般规矩结实,有的只是错落的山石上下拼凑形成。树叶承接了雨点,雨势被削减。穿过层层叠叠树叶的雨声,被片片薄绿拍打出清脆质朴的旋律。分外清凉的质感。途中闹了小乌龙,与友人识错了标示,走偏了山路。而暮色将至,偌大的林海间,只我们三四人,林深不知处。太静,除了雨声,山间流水淙淙。当时心中既有兴奋也有骇然,一种被大自然吞入腹中的压迫感。原来大自然给我们的震撼并不只有视觉的美感,可爱,却也险恶非常!
 
  登临天子阁,嗅风听雨。弦月浮于指尖,飞鹰翔于眼底。山林耸峙,松烟入云,欲与天公试比齐。伫立在山巅,似能举手摘星辰,邀天人共饮。翻手覆手云相随,天地苍莽无垠。无怪乎历朝将相能臣难泯一腔雄图霸业一统天下的豪气。面临此中美景,我遐想虎啸猿啼,遐想凤舞龙吟,遐想皇图盛世,遐想国泰升平。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尽折腰!真如是!
 
  绿松樱木团团簇簇,密实得没有缝隙,织出厚重沉稳禁欲的气息,如同而立之年的男子,轻易勿近,不可亵渎。丝丝香雾迷散于林间,吐气如兰,不由得神经放松,心舒脾润。绝崖峭壁拔地而起,如龙脊蛇鳞,直冲云霄,似等风狂雨急雷鸣乍响之时,腾空而去。这里,那里,时而闲庭信步般舒缓,时而石破天惊般振奋。
 
  慢慢行,慢慢品,一树一叶,一步一世界。景穷人渐绝。我巧遇一处僻静之所,静倚危楼朝天月。聆天钟兰曲,湎菩提梵音。闭目闻禅,神思悄然入定。我忽而记起家友亲朋,凡人终应当行凡俗之事。遂乞身佛前,虔诚请愿,愿得我佛恩典,善佑所有亲近之人福安康健。有个信仰,终究是件好事。
 
  一双眼,览尽百鸟河川,阅尽风云变幻,同人烟俱老,与天地共沧桑。华年盛景,逝者如斯夫,皆可遇,不可求兮!
 
  曾读“道”,讲“山中樱树,虽有花开烂漫之时,然而终归尘土,人的生命,不过如此,国之大业,亦不过如此。有一种菌草,日出而生,日落而死,终其一生,不知黑夜与黎明;寒蝉天生而夏天死,一生不知还有秋天和冬天;相传有一种神木名叫大椿,将八千年当作一个春季,八千年当作一个秋季,殊不知在天地之间,也不过是弹指一瞬,片刻光阴,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国家存于天地,亦不过光阴流转,昙花一现……”
 
  诚不我欺,人生的“道”,体悟不尽。人世纷繁,我却只敢与风景交心,究竟是智?还是愚呢?

烟雨之行,水墨倾城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jingdiansanwen/9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