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3 12:08  作者:陈文杰   抒情散文

    突然想起无意中看过的一道苏州美食:梅花香包。单看名字,已是色香俱全。若是一口咬去,那梅花的清香,怕不止熏醉唇齿,更会沁醉身心。
    那天,朋友小玉发来一首《临江仙》:“晨钟未起苍山寂,林梢细声酥。寒鸦瑟羽野塘枯。玉峰迷远近,云海变真虚。披雪闲僧扉不叩,猫儿怀里相呼。拥袍呵手近红炉。高情何必酒,雅话自堪书。”之前看过小玉的动态,知道她在少林景区内一家客栈做兼职。她自诩俗人,每到一处景点只记得门票几何,小吃有无,但此番身处少林,有苍山古寺在目,悠远钟声萦耳,想必她的文士情怀再也无从掩藏。
     果然,不经意间等来这首《临江仙》。
    小玉的诗词功底极佳,尤其是诗词中,每每不乏妙句。就此词而言,用字凝练古雅,情景交融,可谓佳作。读罢回味,却不由得边想边恼:客居少林已是福缘,何必又逢雪?有寺有雪也就罢了,为何又偏偏从寺内跑出个闲僧与其对坐谈佛论诗,真是美事占尽,羡煞旁人!自己也写过很多与寺、与僧、与雪有关的诗词,但与小玉此词相比,却失了“真趣”,毕竟,自己所写的那些情境,都不曾亲身经历。虽然有心想循着前人足迹,去阳关品一品余温不散的离酒,去黄鹤楼听一听吹落梅花的玉笛,去断桥踏一踏水天俱白的残雪,去苏州会一会桃花换酒的唐寅。然而俗事     桎梏加身,终究无法挣脱。
    其实倒也不奢望能有小玉那般福缘,名山可以没有,闲僧也大可不要,只需来一场雪便够了。有了雪,天地不至于显得那么空泛。若说燕是的声音,荷是夏的味道,枫是秋的颜色,那么雪就是冬的品性了。想来也只有白璧无瑕的品性,才能交得上梅花这位孤傲的友人。在这一刻,一直以来对梅花为何总爱开在雪季的疑惑瞬间消散。
    院里有几株梅花树。突然想起无意中看过的一道苏州美食:梅花香包。单看名字,已是色香俱全。
    若是一口咬去,那梅花的清香,怕不止熏醉唇齿,更会沁醉身心。只是,以梅花入馅,固然别出心裁,香了唇齿,饱了脏腑,但终究是对感官的不尊重,更是对美的亵渎。
    梅花的孤傲,只有雪的无瑕才能匹配。
    眼下,天色越发阴暗,细也越发湿寒。天气预报说,还会有一场雪。今夜,雪会如期而至吗?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shuqingsanwen/1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