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抒情散文 > >凭吊,那似水年华

凭吊,那似水年华

2015-04-07 15:43  作者:伦尧健   抒情散文


  或许人一闲下来,就很容易去想过去的事,时常会在小憩过后便被一种若有若无的朦胧般的意境所感染,怀旧的风引着我们沦入往事的国度里,追忆那些似水年华。

  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或依偎在阳台的一角,微微闭上眼睛,让柔柔的风抚过脸颊,抚平心中的涟漪,然后安然地回想着那些支离破碎却刻骨铭心的画面。往事如烟,当我小心翼翼地翻着回忆的画卷,我选择认真的回味。

  我读着欢笑,想念那些曾陪伴在我身旁的一张张笑脸;我数着温暖,感谢那些曾经在我失意时给我力量的一个个支持。往事如梦,我喜欢一个人自在地哼唱着属于我的音乐。我哼唱着离别的歌,回首那些定格在与我告别时的一幕幕场景;我哼唱着相逢的歌,依恋那些在成长道路上与我有关的一段青

  青春多美,美到略带一些哀伤,光阴一点点溜走,我们却来不及停留,来不及纪念。有一天我终于懂了,原来时间,它匆匆地来,也将匆匆地走,只是它也带走了一些我所执着的东西。于是我不禁想起友情,我开始怀念那些失散的友人,也许当年放心的失散,是因为相信以后的重逢吧,但我们的友情还是没能洞穿时光的屏障,因为最初的梦想,我们一路追逐,于是越行越远,连最后一丝感动也已带走,也许在若干年后会偶尔暗自躲在某个角落细碎地回想。

  那只是在年华里上演的一场场关于友情的戏,只是,这场荒诞乖张的戏已经落幕了,我们至此天涯海角。青春多美,美到略带一丝心碎,我还记得老屋门前的那棵桃树,当年微笑着把它种下。一回首,树已高,人已走,老屋的门孤寂地锁着,树下浇水的老人,也已变成一坯黄土,只是那个苍老的声音依然萦绕在心房,久久不能遗忘,像一曲时光的歌,轻轻奏响。老屋前的那条小路,贸然长出的杂草已覆盖了当初的道道鞋印,心上的草也在疯长着,掩住了那张熟悉的面容,又像是笼上了一层时光的薄纱,久久不肯褪去。

  微风沿着窗户吹拂我的脸,我忽然明白了,原来记忆中的那么多,拾起的却那么少,是因为那些画面在流年的稀释下变得越来越模糊,那些烙刻在我们心上的或深或浅的痕迹将成为永远的挂念,也许在某次追忆之时,又轻轻地想起。
凭吊,那似水年华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shuqingsanwen/2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