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秀作文 > >烟雨江南,无你何欢

烟雨江南,无你何欢

2014-11-12 21:47  作者:花名含笑〃佑你安   优秀作文

        翻开历史的画卷,转动时间的轨迹,人闲花落,云破月来。
 
        我捧着江南的月光,月光洒满江南的石板,石板依恋江南的绣花鞋,绣花鞋等待江南的马蹄,马蹄错过江南的姑娘,姑娘自许江南的烟,烟雨却独爱江南的安宁。
 
        如果有一天,我独自离开这座喧嚣不夜的城市,着一袭素衣,只身来到江南的某个小镇。在古老的石桥上立尽斜阳,还会不会看到曾经与你挥手作别的那朵云彩,还会不会看到那棵河畔的金柳,还会不会看到那条水底浮动的荇藻和游鱼。也许那时候,我已不是最美的年纪,但也许那时候,我才是最真的自己。
 
        梦里的江南,有沉睡的爱情,任你如何呼唤,都叫不醒。
 
        纸上的江南,有隔世的安宁,任你如何喧嚣,也乱不了。
 
        传说的江南,有繁华的曾经,任你如何遮掩,也藏不住。
 
        真实的江南,有丰厚的底蕴,任你如何洗刷,都抹不去。
 
        江南,繁华而不耀眼,古老而不沧桑,安宁而不沉寂,富饶而不外露。
 
        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每个人都执笔写过自己的江南,以文字“言有尽而意无穷”的独特魅力,用生花妙笔把江南写的至美至真,如诗如画,更使多少读者为之如痴如醉,如梦如幻,陶醉其中。
 
        江南,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多出文人墨客,才子佳人。江南,烟柳繁华,温柔富贵,多少桨声灯影,小桥流水。江南,夕阳无限,暮色轻盈,多少自在飞花,紫陌红尘。
 
        人的风流或许可以被雨打风吹去,但江南的风流,是时间带不走,岁月也无法流逝的。合上历史的画卷,转动宋朝的画轴,却遮不住秦淮河的浆声,灭不了岸上的灯影。
 
        多少舞榭歌台不堪寂寞,多少横笛洞箫直通碧落,多少竹篱茅舍不近闹市,多少闲琴雅乐不入高堂,仿佛江南的繁华和迷离各自安好,互不打扰。
 
        江南的繁华很特别,因为她的繁华有一半是天然,有一半是人为,也许这就是天人合一吧。
 
        很喜欢柳永的《望海潮》。“重湖叠谳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这就是文字带给人带来的天然之美,一种无穷无尽的美,甚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使人如此简单阅读,便可赏心悦目。杨万里也曾于西子湖畔说道:“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可见江南的荷花就是那么美,从而你也就可以想象《采莲曲》的美,更可以想象采莲女之美了。
 
        柳永说:“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在这十万人家之中随处可见,池柳烟飘,水中清浅。到处都是水上石桥,窗外风帘。到了晚上,这十万人家之美,便是所谓万家灯火之美吧。
 
        在这之前王勃在滕王阁上写到“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迷津,青雀黄龙之轴”,一派盛世之况,绵延至今。
 
        而这些一览无余之美,定是登高所得。眼前的江山,变成纸上的天下。这么一看,江南也有她开阔大气的壮美一面,这一面就像杜牧所说的那样“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江南,玲珑之中又超然物外。
 
        我爱江南,爱的不是将她的样子尽收眼底,而是想要与她的每一部分心有灵犀。
 
        江南日,日出江花红胜火,江南水,来江水绿如蓝,不知何日,我也能写自己的忆江南?
 
        河畔赏鲈鱼,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河岸观萤火,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江南是鱼米之乡,若有机会,我定要亲临渔庄,采莲南塘。
 
        纸上的江南不是高楼大厦,而是黛瓦灰墙,梦里的江南不是灯红酒绿,而是青山秀水,记忆的江南不是车水马龙,而是桨声灯影。
        
        我从小在黔南长大,绿水青山之中,开满万紫千红,屋后一片竹林,堂前栽种桃李,门外便是一片田野,还有一条小河弯弯绕绕,习惯了春天门前的鸟语花香,秋夜窗前的明月,园中的月影。更习惯了院子落叶的感觉,未曾背井离乡之前我把它叫做山水人家,来到这座寂寞无聊的城市之后,我把它叫做世外桃源。
 
        我的家乡用孟浩然的话说为“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用陆游的话说为“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用杨万里的话说为“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用辛弃疾的话说为“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头忽现”。用陶渊明的话说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还有“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太多太多与世无争的诗句,只是少了那句引人入胜的“钱塘自古繁华”。
 
        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终于在今天,一种被称为喀斯特的地貌惊现世人眼前,这里被誉为地球腰带上的绿宝石,如果谁也说不清江南这块腰带有多大,那就嵌上这颗绿宝石吧,毕竟这里有江南的烟雨,更有它的纯朴和安宁。
 
        都说诗里江南,画里江南,几乎美的诗句都能让人联想到江南,很喜欢温庭筠的那首《商山早行》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槲叶落山路,栀花照驿墙。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前六句就是写我的家乡的,茅店村前,皓月坠林鸡唱韵,板桥路上,青霜锁道马行踪。末句就是一幅江南凫雁戏水图,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春意盎然,便是如此吧。
 
        江南不仅水暖风细,更是花明月朗,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人在江南,孤独也是如此的诗意,思乡也是如此的动听,夜笛惊扰不眠人,此时有声胜无声,若在江南,何不把她当做你的第二故乡,我想自然也会倍觉亲切的。
 
        古老的在江南,不管是花街柳巷的胭脂味,还是寻常巷陌的酒香味,都是那样的惹人喜欢,陆游曾说“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如此信手拈来,不须细读,不求甚解,就可以让对文字敏感的你,心生诗意,超然忘机。
 
        若到江南,若有机会,别忘了等一场江南的雨,一把江南的油纸伞,一个丁香的姑娘,别忘了有一首词叫《雨巷》,顺便记住它的作者叫戴望舒,一个让你领略惆怅而又心生向往的人。
 
        如果有一天你踩过青石板,摇着乌篷船,撑过小河湾,一定要记得写一段心事交付给江南的流年照看,要记得拍一张定格的画面给自己保管,无论过去多少年,小船都会载着你的心事,悠悠荡荡,伴着梅花沐浴烟霞。
 
        可否还能看见那个绣花的姑娘?看见那个荡秋千的姑娘,看见那个倚门回首的女子,那个浣纱的姑娘,或者那个心事重重的女子?不可能了,再也不可能了,时代在变,但无论什么样的姑娘,什么样的女子,只要还是那么的清水出芙蓉,便还是江南温婉的女子。
 
        江南女子是杜郎的深铭与牵挂,而江南的风景却是白乐天的记忆,他曾说“江南忆,最忆是杭州”,说到杭州,便要说到西湖,而说到西湖就不得不说到断桥,想当初白娘子与许仙就是因为西子湖的一场雨而邂逅,并且在断桥之上,以一把油纸伞作为定情之物,才有了一段人神之恋的佳话美谈。这西湖的荷花就是他们的见证。比起荷花白居易次爱山寺中桂子和月影。在这“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的钱塘湖畔,你可以尽情的游山玩水,登楼看塔,山寺园中寻桂影,池亭人挹藕花风。当然还可以,柳堤驰骏马,湖心饮画舫。
 
        说来江南无穷好,苏州园林,淮扬美食,说不完,道不尽,是否真的是“春色满园关不住”?是否真的是,天下美食尝不完?我也不知,因为我也没有去过江南,我相信,如果有一天我去了江南,如果它果真是名副其实的人间仙境,我一定会把她的美,不管是平淡的美还是无奇的美。我都要用文字来倾注深情,让它更独特,更持久。用文字描绘画面,用心灵穿越时空,让它更温柔,更安宁。
 
        秋尽江南草未凋,月上柳梢也好,灯火阑珊也好,我与你,总有人约黄昏后的那一天……

烟雨江南,无你何欢
http://www.suibiyiji.com/youxiuzuowen/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