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杂文 > >西泰山情思

西泰山情思

2017-07-26 11:48  作者:村姑   杂文

  峰峰皆绿色,浓重地凝着,似乎要泻下来。蓝天上,云朵肆意地涂着张张好画。风拂过肌肤,如水般清凉、柔软。
 
  情人谷,能把人的思绪拉得很长的名字。谷口有水,水聚成潭,树、石、天、云、游人,倒映其中。谷中溪流淙淙,为潭,为瀑,为溪,为湖,如碧玉,如白绢,如珠串,细处可握,阔处可荡舟。小径缘溪而行,忽左、忽右,或石板铺桥,或凿石为阶,皆有林荫。头顶太阳可畏,身却在清凉世界中行走。
 
  谷的尽头,是情侣峰。两座山相拥而立,千万年相看两不厌,但终究是一个悲剧。这谷中的水,该是流不尽的喜与悲、笑与泪、爱与怨、相思与嗔怨。羽化成仙,总不如人间烟火爱情,相伴百年——带着懂得的疼,带着体温的暖。
 
  炎黄峰,登不尽的台阶,看不完的树。
 
  一棵树的种子,落在了巨石上薄薄的土层里。风吹日晒,它在饥渴中忍耐,无数根须伸向巨石下的土层。千年过去,它一条又一条的根泻下巨石,成为凝固的瀑。团团的瘢节,是飞溅的浪花与漩涡。树冠仰起不屈的头,身体抱住巨石,四肢钻进土层。它就以这种姿态,站成令人崇敬的风景。
 
  一棵树的种子,落在了巨石小小的裂缝里。汲取水的营养后,它在发芽抽枝。小小的裂缝,怎能禁锢它的渴望?在疼痛中成长,只会让它更坚韧、更顽强。十年,百年,千年……
 
  裂缝一点点被撑开。在坚定者面前,巨石也不得不让路。在夹缝中抗争的根,也美到让人肃然起敬。
 
  它们都不喊冤,不喊疼,不嫉妒,不张扬。它们以静默的语言传达着智慧。满山遍野的树啊,没有一棵不美,没有一棵不是吾师。
 
  阳光从树丛中流淌下来,在台阶上作着抽象画。视野步步开阔,周围的山头渐渐沉下去。孤峰突兀,一柱擎天,台阶在岩石上凿出,仿佛垂下的登天梯。很多人止步。行百里者半九十。功亏一篑,岂不可惜?无限风光在险峰。天高地迥,群峰逶迤至天际。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勇气和坚毅为双腿,会带你站得高看得远。
 
  山朦胧,树朦胧,山间的黄昏,夕阳和晚霞的演出渐渐地拉上纱幕。开满花的小路带着我前行,一家又一家的农家宾馆,青瓦小楼,楼前空地,可招待两三桌客人。房后有柴垛,整齐地码着。楼前必有花,格桑、向日葵、大丽花,天真地开着。爬山虎在墙上作画,紫藤垂着一串串的绿色的长豆荚。有一些外地的老人在此避暑,他们说,打算住上两个月,一天才50元钱。
 
  在不远处的角落里,半截土坯墙,一间青瓦屋,小窗,小门。荒草长上墙头,院中草深齐窗。这是当地人以前的生活。这片山水,此时,才终于明媚了他们的眼。
 
  广场上燃起篝火,强劲的音乐响起。夜的手,褪去人们的矜持。身,随着火苗一起跳跃。
 
  走出狂欢的海,是寂寥的山路。路两边的修竹摇出夜的凉,夜的静。抬头,竟然满天星。草丛中有小小的亮光。原来,是萤火虫打着小灯笼。
 
  大多时候,自己不过是个耳朵塞满了热闹的聋子。且行山中,心空下来,耳空下来,于无声之处,听山之细语。

西泰山情思
http://www.suibiyiji.com/zawen/14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