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杂文 > >宋词中的凄美爱情

宋词中的凄美爱情

2017-08-14 11:42  作者:王东峰   杂文

  我总觉得,宋词是开在烟火人间的花朵,有血有肉,有笑有泪,它远离了深山古寺和阳,淡雅芬芳,生机勃勃,清丽而不世俗。尤其是一些女性作者所写的爱情词,爱也罢恨也罢,怨也好恋也好,一如从心底缓缓流出的清泉,不加藻饰,自然纯朴,清新淡雅。
 
  《宋稗类钞》卷四《闲情》载:湖南学子易彦章考中进士后,因贪图富贵,久留京都临安,不愿再回家乡。易彦章的妻子听说后,就写了首《一剪梅》寄给他:“染泪修书寄彦章。贪做前廊,忘却回廊。功名成就不还乡。石做心肠,铁做心肠。红日三竿懒画妆。”易彦章的妻子借这首词,一方面埋怨丈夫贪享荣华富贵,忘却了曾与他患难与共的糟糠之妻;另一方面却是对丈夫易彦章的深深眷念之情,并因为刻骨铭心的相思而容颜憔悴,百无聊赖。
 
  有个叫花仲胤的人,长年在外做官,久不回家。他的妻子十分思念他,就写了一首《伊川令》寄给他:“西风昨夜穿帘幕,闺院添消索。最是梧桐零落,迤逦秋光过却。人情音信难托,鱼雁成耽阁。教奴独自守空房,泪珠与、灯花共落。”花仲胤收到妻子寄来的家书后,展开一看,只见“伊川”的“伊”字写成了“尹”字,他见妻子因粗心大意而写了错别字,就回赠了一首《南乡子》取笑她:“顿首起情人,即日恭维问好音。接得彩笺词一首,堪惊。题起词名恨转生。展转意多情,寄与音书不志诚。不写‘伊川’题‘尹’字,无心。料想伊家不要人。”
 
  怎料,妻子又回他一首:“奴启情人勿见罪,闲将小书作‘尹’字。情人不解其中意,问伊间别几多时?身边少个人儿。”花仲胤看罢,这才明白妻子的一片苦心。花仲胤妻所作,别出心裁,用娇嗔的语气含蓄地表达出对丈夫的相思之情,读起来妙趣横生。
 
  洛阳一位女子李氏,与邻居张浩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于是主动写了《极相思赠张浩》一词表明心迹,词曰:“日红疏翠密晴暄。初夏困人天。风流滋味,伤怀尽在,花下风前。后约已知君定,这心绪、尽日悬悬。鸳鸯两处,清宵最苦,月甚先圆。”这是封建社会女子对个人幸福的大胆追求。后来,当地的长官听说了这件事,就亲自做媒,将李氏嫁与张浩。
 
  这类爱恨交织的词作在宋词中数量很多,它们就像是如水的月光,涓涓流淌了千载……

宋词中的凄美爱情
http://www.suibiyiji.com/zawen/14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