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杂文 > >一座桥的承载

一座桥的承载

2017-10-12 02:52  作者:赵克红   杂文

        在中国,很少有哪一座桥,像洛阳的“天津桥”那样,被多个王朝青睐,被众多诗人吟咏。从隋唐至北宋时期,天津桥一直是游历于洛阳的诗人们抒怀的必到之地。
 
        天津桥始建于隋大业三年(公元607年),最初,它是一座浮桥,由铁锁钩连大船而成。据《元和郡县图志》记载:“用大缆维舟,皆以铁锁钩连之。南北夹路,对起四楼,其楼为日月表胜之象。”古人把洛水誉为“天汉”,即天河(银河),而洛阳就是天帝的居所“紫微宫”,天津即天河的渡口,故名“天津桥”。
 
        南北通衢,一桥相连,好不气派。只可惜好景不长,该桥建成12年后,李密率瓦岗军攻打洛阳,隋将王世充慌忙迎战,两军在天津桥边鏖战三场,守桥将士的鲜血染红了洛河水,李密一不做二不休,一把火烧了天津桥。这是天津桥第一次被毁。
 
        唐开元年间,在隋天津桥遗址上建新桥,这次建的是石柱桥,又称洛阳桥。桥长三百步,宽二十多步,桥上有栏杆、表柱、四角亭,桥两端有集市和酒楼。桥正西是东都苑,洛河北岸有上阳宫。桥正北是皇城和宫城,殿阁巍峨,倒映在洛河的清波里。桥旁边是窈娘堤,南边是酒楼。凌晨时分,晓月斜挂在天空,天津桥上灯火通明,桥下波光粼粼,如梦似幻,美不胜收,吸引了无数文人骚客吟咏。
 
        大诗人李白从长安来到洛阳,洛阳地方官为他接风,李白坐车郊游经过天津桥,吟诗一首:“白玉谁家郎,回车渡天津。看花东陌上,惊动洛阳人。”他为天津桥的精致所陶醉,心情自然格外爽快,于是又吟道:“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后干脆逗留在此,在洛阳狂饮数月,把功名利禄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刘希夷慕名而来,微风轻抚着他的面颊,河堤上杨柳轻摇,河水荡漾着柔波,他情不自禁地挥笔写道:“天津桥下阳水,天津桥上繁华子。马声回合青云外,人影动摇绿波中。”诗人李益更是激情满怀,站在桥上高声吟道:“何堪好风景,独上洛阳桥。”这里说的洛阳桥其实就是天津桥,一桥二名,名动京城。秋天的天津桥更加景色宜人,杜牧有诗:“楼齐云漠漠,桥束水潺潺。过柽枝洞,迎霜柿叶殷。紫鳞冲晚浪,白鸟背秋山。”写出一幅色彩斑斓的画面。张籍也不示弱,他在《寄洛阳孙明府》诗中,写出了“遥爱南桥秋日晚,雨边杨柳映天津”的佳句。
 
        白居易与洛阳更有着解不开的情结,他晚年在洛阳度过,仙逝后被安葬在龙门香山寺,因此他赞咏天津桥的诗也最多。“津桥东北斗亭西,到此令人诗思迷。”“莫悲金谷园中月,莫叹天津桥上春。若学多情寻往事,人间何处不伤神。”天津桥凌晨的景致最美:晓月挂在天空,两岸垂柳如烟,桥下波光粼粼,四周风光旖旎,城中不时传来寺庙钟声,遂使“天津晓月”成为“洛阳八大景”中最静谧的风景。诗人哪个不爱美景?这里成为白居易常来之地,他时而望着天上的月亮,时而看着长龙卧波的天津桥,一轮残月投影河面,泛起粼粼波光,仿若置身仙境,于是他在《晓上天津桥闲望》中情不自禁地写道:“上阳宫里晓钟后,天津桥头残月前。空阔境疑非下界,飘飘身似在寥天。星河隐映初生日,楼阁葱茏半出烟。此处相逢倾一盏,始知地上有神仙。”
 
        北宋建都汴京,洛阳则为西京。宋太祖赵匡胤立国第二年,就下令重修天津桥,以巨石为桥墩,高数丈。北宋灭亡后,南宋建都临安(杭州),此后洛阳失去帝都地位,到金代洛阳桥毁于战火,断桥残础,湮没在河床之下,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可怜一座名桥,最终也没能摆脱命运的捉弄。只是这条躺在河床下的巨龙,骨骼终难消尽。到了近代,军阀吴佩孚也不忘此桥,在原址旁又修建了一座桥,仍称之为“天津桥”。民国年间,在天津桥附近建起了一座碑亭,伫立于洛河中央,仿佛在向人们述说着天津桥无言的结局。
 
        天津桥,是洛阳历史的一个缩影,它数度毁建,让人情不自禁地陷入“思古之幽情”的感怀中。然而,这饱经沧桑的独特风景,注定将光耀在河洛历史上。

一座桥的承载
http://www.suibiyiji.com/zawen/14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