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杂文 > >扬州八怪之一金农信札赏析

扬州八怪之一金农信札赏析

2015-03-12 11:51  作者:于建华   杂文

    清朝中期,江苏扬州因是两淮盐运中心而富庶天下。“天下九州,难忘扬州。”因了扬州的繁华和富庶,引来大批的商贾和诗文书画家,而“扬州八怪”最为人津津乐道。
    “扬州八怪”是清朝乾隆时期(1736~1795年)在扬州鬻书卖画的八位代表画家的总称。一般指汪士慎、黄慎、金农、高翔、李鱓、郑燮、李方膺、罗聘(见李士棻《欧钵罗室书画过目考》。他们作画多以花卉为题材,亦画山水、人物,主要取法于陈道复、徐渭、朱耷、原济等人,讲究诗书画的结合。和当时所谓“正统”画风有所不同,被时人视为画坛的“偏师”、“怪物”,遂有“八怪”之称。他们的笔墨技法对近代的写意花卉影响很大。


    不拘怎样更易“扬州八怪”画家,金农和郑燮(字克柔,号板桥)总在“八怪”之列。至今,两位书画家仍是“八怪”中最具代表性和最有影响力的。
    因予庋藏有一通金农的信札,便专论金农。
    金农(1686~1763年)字寿门,又字司农、吉金,号冬心先生、稽留山民、曲江外史、昔耶居士等。浙江仁和(今杭州)人。少受业于何焯,与“西泠八家”的丁敬等相交。乾隆元年(1736年))受裘思芹荐举博学鸿词科,入都应试未中。郁郁不得志,遂浪迹天涯,终无所遇,于扬州鬻诗文、卖书画最久。行迹高蹈,有时“岁得千金,亦随手散去”。王昶撰《蒲褐山房诗话》记述金农:“性情逋峭,世多以迂怪目之。然遇同志者,未尝不熙怡自适也”。目为“扬州八怪”之首。妻亡无子,遂不复归。著有《冬心先生集》、《冬心先生杂著》等。
    金农书画,公认隶书古朴,楷书自创一格,号称“漆书”。亦能篆刻,得秦、汉法。50岁后(也有资料是60岁后)始作画,竹子、梅、鞍马、佛像、人物、山水,格调拙厚淳朴,居当时画坛首席。但有些作品是其门生罗聘代笔。下面来说予庋藏的这通信札。
    此通信札是写给“恒公”的,首先提及的“钝丁”即“西泠八家”之一的丁敬(号钝丁),但“恒公”不知何指?札云:久与钝丁居士相约作名山之游,淋漉,时阻幽寻。辄想金绳世界功德之施,为何如也。平生最嗜茶荈,一时苦乏佳者,闻储藏精品颇多,奉乞少许。清泉白石间,济我口口不浅矣。
    行将赋诗作书以报雅贶耳。云峦在望,不尽缕怀。心    出家盦僧金农合十,恒公尊宿。二月十八日,侍者小童二三入山,设或苦饥,当授一餐,庇福无量。
    此信札原为折叠庋藏,年长日久,折叠处出现残破,致使第九行折叠处的部分字迹不得识,若“济我”之下两字即是也。信札中之“金农合十”之“农合”之间钤有一方“农”白文长方形印章。札中之“金绳世界”指的东方琉璃光药师佛的世界,《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有云:“然彼佛土,一向清净。无有女人,亦无恶趣,及苦音声;琉璃为地,金绳界道、城、阙、宫、阁,轩窗罗网,皆七宝成;亦如西方极乐世界,功德庄严,等无差别……”信札大意,开头三行半是“闲言”:老早就约好丁敬(号钝丁居士)作名山之游,但天公不作美未能成行,所以要去做“金绳世界”的药师佛功德也不能如愿。接着入正题索“茶荈”,你若惠我好茶,我则以诗文以报“雅贶”。信札之尾又及:二月十八日有书童入山找您,请安排食宿,将感谢无尽矣。
    此信札书法,以行书行笔,“金”味儿显著。金农行书,虽不是“漆书”,但是“漆书”之草写,一如他的隶、楷,有着鲜明的个性风貌,把当时风靡一时的董其昌、赵孟頫书风横扫无遗,独树一帜,实属难能可贵者也。用笔拙扑凝重,浑古厚实,率意天真,浓、干、焦、擦,任笔挥洒,逸趣迥异,别具一种韵味儿。亦如他写隶、楷一样,“宁拙勿巧”、“宁朴勿华”,形成怪异而不哗众、鲜明而不取宠的风神。金农书法中的“怪”,非是当代江湖书法的丑陋狂怪,而是打破当时董、赵流滑妍媚风格,自标风神、不离古法传统的“怪”,可谓推陈出新,格调高洁。整通信札,错落生辣,各随自然,无呆板刻画之弊,有一种清奇之态扑面而来。书中亦有画家字的率意天真,故笔墨情趣更浓。金农早年从学于国学名师何焯门下,何氏通经史百家之学,善书法,当时称四大家之一,金农为其高足,诗文金石皆受其学,涵养深邃,自然滋润着金农的书法创作。金农曾有诗论其书法:“会稽内史负俗姿,字学荒疏笑驰骋。耻向书家作奴婢,华山片石是吾师。”他一方面对当时学王羲之不成的书坛末流作出抨击,另一方面明确提出要向汉碑吸取新的养料。其不受时代风气左右,追求异格,师古化己的精神可见一斑。
扬州八怪之一金农信札赏析
http://www.suibiyiji.com/zawen/1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