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杂文 > >你不必让每个人都理解

你不必让每个人都理解

2016-05-13 09:08  作者:张宝峰   杂文

  如果宝玉“穿越”到今天,他最想说的一句话,我想一定是:你不必让每个人都理解!
 
  在世俗的目光中,宝玉是个彻头彻尾的异类,有着许多令人不可思议的怪癖,而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然后嗤之以鼻的,非喜欢吃胭脂莫属。
 
  《红楼梦》第十九回,袭人劝说宝玉:“再不可毁僧谤道,调脂弄粉,还有更紧要的一件,再不许吃人嘴上擦的胭脂了。”第二十一回,湘云替宝玉梳头,宝玉“因镜台两边俱是妆奁等物,顺手拿起来赏玩,不觉又顺手拈了胭脂,意欲要往口边送,因又怕史湘云说。正犹豫间,湘云果在身后看见,一手掠着辫子,便伸手来‘拍’的一下,从手中将胭脂打落,说道:‘这不长进的毛病儿,多早晚才改过!’”可见,对于吃胭脂这个嗜好,连关系亲密的袭人和湘云,都不理解,更别说贾府的其他人了。
 
  即便到了现代,读者对宝玉的这个嗜好仍是多有指责。有人说,吃人家女孩儿嘴上胭脂,就是变相的接吻,揩油吃豆腐;有人说,贾宝玉有恋物癖,只有这样才有满足感;甚至有人说,贾宝玉羡慕女性,希望变性成为女人。也有人本着科学精神,说古代的胭脂是花汁做的,绿色环保,味道鲜美,谁吃谁喜欢……
 
  这些都是对宝玉的不理解。
 
  众所周知,宝玉喜欢女性。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他却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如此惊世骇俗的话,大胆而直接地赞美了女性,而胭脂是女性美的一种象征,于是,他才爱胭脂,调胭脂,吃胭脂。
 
  因为喜欢那些美丽而精彩的生命,所以,宝玉尽己所能,体贴着、保护着大观园的小姐丫头们,但是,这种行为更加不被他人理解。
 
  同时烫了手,宝玉对玉钏的体贴,有人不理解:“怪道有人说他家宝玉是外像好里头糊涂,中看不中吃的,果然有些呆气。他自己烫了手,倒问人疼不疼,这可不是个呆子?”同时淋了,宝玉对龄官的心疼,有人不理解:“千真万真的有些呆气。大雨淋的落水鸡似的,他反告诉别人‘下雨了,快避雨去罢’。你说可笑不可笑?”……
 
  在不理解你的人眼里,你的真,你的善,你的美,是呆是傻是丑是笑话,甚至被嘲讽得体无完肤,被“八卦”得人尽皆知。但是,面对这种不理解,宝玉不理不睬,根本不屑于去解释,去澄清,更没有为了迎合,而改变自己,他依旧忠于自己的内心,我行我素做最真实的自己。
 
  人们总是希望被每一个人理解,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喜欢用世俗的目光打量人,用大众标准衡量人。比如,金玉满堂是成功,挥金如土是快乐,香车美屋是幸福……如果你不肯随此波,逐此流,一定会成为“另类”。
 
  理解你的人,不用解释;不理解的人,不必解释。一个有思想的人,从来都不可能被每一个人理解。记得有一句话:“不被理解,不是你在某一方面太出格,很可能是,你在某一方面太出色。”
 
  接受那份不被理解,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懂你,你也不会懂得每一个人。

你不必让每个人都理解
http://www.suibiyiji.com/zawen/8890.html